沒有意外這回事!——葛羅謝爾神父訪談錄與劫後省思
There Are No Accidents
書號 : 208070
原著 : 葛羅謝爾、畢夏普 合著,Fr. Benedict J. Groeschel & John Bishop
譯者 : 沈映志
定價 : 140元   
頁數 : 128 頁
裝訂/尺寸 : 平裝 / 25 開
初版日期 : 2009/2
版次 : 初版
ISBN : 978-957-546-642-8
庫存 : 有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本書目錄
  • 精采書摘
  • 內頁試讀

七十歲的葛羅謝爾神父因著一場車禍而展開一次信仰之旅。 本書第一部分是精采詼諧的訪談錄,記錄英國記者畢夏普訪問葛羅謝爾神父的對話內容。第二部分則是啟發人靈的省思,收錄葛羅謝爾神父於車禍發生後,在療養過程中的每日默想。他以生命活出了他一生所宣講的真理:「在任何事情上相信天主。」

相關推薦書籍

轉角遇見神——20則尋找與相遇的故事

原著:蕭曉玲 / 
譯者:
定價:200元

踏腳石,絆腳石──心理問題的靈修答案
Stumbling Blocks or Stepping Stones
原著:葛羅謝爾 / Benedict J. Groeschel, C.F.R.
譯者:梁偉德
定價:220元

煉淨、光明、合一──靈性成長的心理學
Spiritual Passages──The Psychology of Spiritual Development
原著:葛羅謝爾 / Benedict J. Groeschel
譯者:張令憙、沈映志 合譯
定價:380元

葛羅謝爾神父(Fr. Benedict J. Groeschel, C.F.R.)

1987年,葛神父和其他八位神父在紐約成立了更新方濟修會,該團體遵從嘉布遣會傳統,目下有一百二十位成員,獻身於傳教、教會內更新,以及照顧紐約市南勃朗士區(South Bronx)、哈林區(Harlem)以至倫敦及洪都拉斯的流浪者。

葛神父於1978年取得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博士學位,曾任教於福咸大學(Fordham University)、艾安那學院(Iona College),現任教於聖若瑟學院(St. Joseph's Seminary, N.Y.),並擔任紐約教區靈修發展中心的指導。著有《且聽且禱》、《天堂在我心》、《走出黑暗》、《踏腳石,絆腳石》、《癒我原傷》、《煉淨、光明、合一》、《串起希望之鏈》、《深德禰心》、《沒有意外這回事》等書 。

畢夏普(John Bishop)

英國作家及廣播員,擔任過演員、殖民地警官、大學講師及行政人員等。育有四名子女。

作者相關書籍

沒有意外這回事!——葛羅謝爾神父訪談錄與劫後省思
There Are No Accidents
原著:葛羅謝爾、畢夏普 合著 / Fr. Benedict J. Groeschel & John Bishop
譯者:沈映志
定價:140元

第一部分
葛羅謝爾神父訪談錄

第二部分
遇劫之後的省思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
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意去的地方去。」耶穌說這話,是指
他將以怎樣的死去,光榮天主。說完這話,又對他說:「跟隨我吧!」

──若廿一18-19

編輯序

  2004年1月11日,在佛羅里達州的奧蘭多市(Orlando)有一輛車撞上了葛羅
謝爾神父,差一點要了他的命。我是在1月12日早上到辦公室時聽到這起意外。那
天早上,有關神父受傷之後究竟如何的訊息姍姍來遲,而如同其他無數得知這晴
天霹靂的人,我做了神父一定會希望我做的──祈禱。

  當天早上稍晚的時候,我打開信箱,發現在信堆中有一個越洋的大信封,裡
面有一封信,開頭是這麼寫的:「葛羅謝爾神父說,你可能有興趣出版這個。」


  所謂「這個」,指的是一篇長長的訪談,有一本書那麼長,是作者若翰.畢夏普(John Bishop)訪問葛羅謝爾神父的紀錄
。讀著這篇訪談,我不禁想起這位謙卑神修者的偉大,以及他與他的修會──更新方濟會,對美國及全球天主教會的影響。

  當我讀著這篇訪談時,一想到我竟是在神父突然不能說話的日子收到它,心中不禁感到愕然。同時,我也驚異於若翰.畢夏普如何能提出所有這些切中要理的問題,涵蓋了生活在21世紀美國的天主教徒心中的每一種疑慮。

  我認識葛羅謝爾神父超過二十年了,最早他是嘉布遣會士,後來是更新方濟會的共同創始人之一。我個人常因為跟他做個別避靜,以及參加他帶領的團體避靜而受惠於他的智慧,也有幸在出版他的上兩本書時跟他有合作的機會,那兩本書是:《911遺址的十字架》(The Cross at Ground Zero),該書是對911攻擊事件的省思;《從醜聞到希望》(From Scandal to Hope),此書回應了當今教會所面臨的危機。我看著神父一直積極地行動,而他在平凡無奇的一天中所能夠達成的,簡直可以用奇蹟來形容。即使是現在,正在康復中的他仍藉著修會的網站,把他在醫院養傷的每日默想跟大家分享──這些默想就收錄在此刻你手中的這本書裡。

  本書的第一部分,是我在葛羅謝爾神父發生車禍的第二天早上讀的那篇訪談;第二部分則是神父對這場車禍與康復過程的反省,以及這場苦難如何見證了他在神職生涯中不斷教導眾人的道理。

  在訪談中某一段,若翰.畢夏普問神父,他是如何著手這一生中每一件慈善的行動。葛羅謝爾神父重複了好幾次他的答案:「毋須計畫,聽主帶領。」無論天主要什麼,葛羅謝爾神父就會被帶往那個方向去。真希望你我也都能學會這一課。正如神父在那場車禍之後所說的:「人生沒有意外。」願這位偉人的信德幫助你我更信任天主,無論發生任何事。

  麥可.德布里歐(Michael Dubruiel)
  Our Sunday Visitor策畫編輯
  于2004年4月18日

 

  一個神聖又恩慈的主日

葛藍.薩達諾神父序

  災難鮮少躡手躡腳地溜進我們的生命;相反地,它總是穿破屋頂,直接跌到我們的膝上。我永遠忘不了三個月前的那天晚上,災禍驟然降臨,搗毀了晚餐桌上輕鬆活潑的閒聊與悠哉無慮的笑聲。

  2004年1月11日,葛羅謝爾神父剛結束在加州的一個講道邀約,隨即搭機飛往佛羅里達州。他與同行的伯恩斯(David Burns)和林區神父(Father John Lynch)抵達奧蘭多國際機場(Orlando International Airport)之後,走出航站到不遠
的租車處去租車。葛羅謝爾神父知道他兩位疲倦的同伴還沒吃晚餐,而在他們前面還有一長串的人在排隊,於是他決定去幫他們買點東西吃。

  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並不清楚細節,但很多人都能證明在機場其實常發生意外,快速行駛的車輛與不良的照明使得很多行人在機場周圍受傷或死亡。這天晚上,輪到葛羅謝爾神父發現像這樣的悲劇來得有多快。

  過馬路的時候,一輛汽車從神父的右側撞上他。這衝擊造成他的右手臂粉碎與腿部兩處骨折。他的頭部也受了傷,一開始的時候看起來比實際狀況嚴重許多。真是聖神的慈愛與天主的巧妙安排,車禍發生地點離奧蘭多區域醫療中心(Orlando Regional Medical Center)只有幾分鐘的路程,那裡有第一流的創傷處理機制。


  車禍發生的那天晚上,我在加州與聖斐理克斯會院(St. Felix Friary)的會士們在一起,我們在其中一位會士的本堂舉辦青年的避靜。當我接到康瑞德神父(Father Conrad)從紐約打來的電話時,我們正圍繞著餐桌享受家常菜,輕鬆地談笑,而這突如其來的噩耗真是晴天霹靂。康瑞德神父聲音中透露的沈重語氣顯示葛羅謝爾神父的傷勢很嚴重──非常嚴重。掛上電話之後,我告訴同桌的人這個壞消息,大家立刻放下餐具開始唸〈玫瑰經〉。漫長而惶恐的一夜就這樣開始了,我幾乎一直清醒地躺在床上,手裡緊握著無線電話。終於天亮了,我帶著滿布血絲的眼睛與千斤重的心情奔向機場。

  在飛機上,我的思緒一直不自主地走進灰暗的場景,想像最壞的狀況。我猜主是讓我們有一段時間可以為最糟的情況作準備。我不停想著:「我不夠堅強,沒辦法接受這十字架。我們的修會也還沒準備好。」然而,我的心裡也有另一個聲音要我繼續祈禱。我記得我對自己說:「希望是一種罪嗎?天主不是告訴我們要懷抱希望嗎?」沒錯,我真實的感覺與我的意願很不一致;我的感覺像是掉
落山谷,走向幽暗的道路,但我選擇要爬上希望的陡坡。事實上,如果這整個事件──車禍、復健、治癒──要寫成一本書,我會稱之為《一場希望的大戲》。

  接下來的幾天與幾週的時間,忽而烏雲密布,霎時又乍現陽光。由於葛羅謝爾神父的年事已高,健康也有一些狀況,尤其是他的心臟不好,每個潛在的地雷都有可能「一觸即發」。

  我最常問護士的一句話就是:「他怎麼樣了?」

  他們會帶著憂慮的眼神回頭看一看,然後噘著嘴說:「他傷得很嚴重,神父。」

  我不太能夠控制自己的想像力,一會兒「看到」我們的會士們圍繞著他的墳墓,一會兒他又跟我們一起在感恩節的彌撒上。我既充滿了恐懼,也充滿了希望。我學會了只要讓希望引領其他的感覺,這兩者其實是可以並存的。

  隨著復健漸漸展開,也開啟了一段充滿信德、希望與愛的故事。每天都有一些記號、信息或暗示,告訴我們天主就在不遠處。由於葛羅謝爾神父非常靜默,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們這些每天圍繞在他床前的人就跟他說話、鼓勵他,當然也跟他一起祈禱。

  慢慢地,醫生允許我們在病房裡作彌撒。儘管彌撒都很簡短而且非常陽春,卻很有力量也充滿意義。一位會士告訴我:「葛羅謝爾神父像是聖體盤上的麵餅被奉獻給天主。」雖然葛羅謝爾神父不能開口說:「這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的血」,但這些彌撒確實比他以前或甚至以後的任何時刻都更有價值。

  過了幾個禮拜之後,葛羅謝爾神父慢慢地──非常緩慢地──走出自他車禍以來就深陷的恍惚狀態。雖然藥物讓他的身體保持穩定、遠離疼痛,但也導致他作了許多惡夢。當他之後終於能夠說話的時候,他告訴我有關那些惡夢的事。我以為他會說出怪獸或魔鬼什麼的,沒想到他說:「我作了非常非常可怕的夢,我跟一窮人在一起,他們需要我的幫助,而我卻什麼也不能做!」

  在他告訴我他的「惡夢」之後,我心想:「我的老天,他連在夢裡都關心窮人!」雖然我沒說什麼,但我深深地掛念他這些夢的含意。

  又緩慢地過了幾週,每一天都帶來一些希望。儘管葛羅謝爾神父因為氣管切開術而不能說話,卻已可以溝通了。剛開始要花一點時間來了解他在說什麼,但每一次試圖「說」的過程,都顯示出雖然他的頭受了傷,思緒卻依然敏銳。每一護士或服務員走進他的病房都會引起他的注意,然後他會用嘴形說:「你叫什麼名字?」或「你是哪裡人?」我們很驚訝他記得每一件事。醫院的許多工作人
員來自遙遠的地方,像菲律賓或印度等,他會笑著用嘴形說:「我去過那裡。」他那眾所皆知的溝通能力以及對人的關懷,並沒有因為疼痛而受影響。

  如果有什麼可以形容葛羅謝爾神父以及他生命中這可怕的一章,那就是他實踐了他所講的道理。在這個對宗教信仰充滿懷疑與失望的時代,葛羅謝爾神父展現出人們以為已經死去或消失的忠貞與可靠性。他用口說出的強有力的道理,現在在他的生命中活了出來。用道理說服眾需要的只是演說技巧,而要在生活中實踐就需要真正的信德了。他曾對數百萬人說過在苦難的時候要堅忍,在危
急的時候要抱希望,在黑暗的時候要有信心。如今他痛苦地經歷過這些考驗,並證明了他所說的每個字都是真的。

  雖然還有很多故事想說,但我很感謝在執筆的這個時候,葛羅謝爾神父正走在復原的道路上。每一天他都朝完全康復邁進,也許他將不會再這麼頻繁地出現在各個機場,但一定會更常在電視上出現。出版這本書的Our Sunday Visitor出版社策畫編輯麥可.德布里歐──也是葛羅謝爾神父的朋友──一定會很高興聽到神父說他打算「少奔波,多寫作」的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車禍發生的當天,麥可收到了葛羅謝爾神父與若翰.畢夏普訪談的手稿。那篇訪談是本書的第一部分,涵蓋的主題十分廣泛,但字裡行間透露出葛羅謝爾神父深深地相信並實踐他所說的一切。感謝天主,你同時也可以讀本書的第二部分,神父自己對苦難以及這場幾乎奪去他生命的車禍之感想。要談論福音很容易,要實行則是另一回事。

  葛羅謝爾神父在幾個月的復健過程中已經通過嚴格的試煉,就像聖經中常提到的如黃金「受火的焠鍊」(伯前一7),或如純銀「經過七次淨化」(詠十二7),真高興天主仁慈地將他留下來與我們同在。就像教宗以實際的行動來宣講更勝於言傳,即使在黑暗、痛苦、患病或創傷的時候,都為我們顯示天主是信實而慈愛的。最欣慰的是,天主讓這兩盞明燈在這黑暗的世界綻放更大的光芒,我們就可以想見天主的慈愛是多麼清楚明白。


  最後,我要感謝天主之母,她從那個可怕的夜晚開始就未曾離開我或受重傷的葛羅謝爾神父身邊。我與所有的會士們都非常感謝千千萬萬為葛羅謝爾神父的康復祈禱的人們。因著發生在我們之間的事,我們就能了解她為什麼叫作「仁慈之母」了。我真的深深感謝她,也感謝各位稱葛羅謝爾神父為「朋友」、以他為榮的讀者們。


葛藍.薩達諾神父(Fr. Glenn Sudano, C.F.R.)

更新方濟會總會長

于2004年4月16日
聖本篤.若瑟.雷伯的慶節
(Feast of St. Benedict Joseph Labre)


 

無試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