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的哀怨傳統(神叢140)

書號 : 101107
原著 : 戎利娜,
譯者 : 
定價 : 300元   
頁數 : 256 頁
裝訂/尺寸 : 平裝 / 25 開
初版日期 : 2019/12
版次 : 初版
ISBN : 978-957-546-919-1
庫存 : 有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本書目錄
  • 精采書摘
  • 內頁試讀

哀怨是人在痛苦絕望中向上天的呼號。窮極呼天是人的本性,不論一個人有沒有信仰或處在怎樣的狀況下。這樣的呼號貫穿出現在整部聖經中。以色列民族在生命的最低谷,依然堅守著與上主的盟約關係。這份堅守,正是聖經編輯寫作的土壤,整部聖經傳述著這樣一種磨難與苦痛無法摧毀斷開的天人關係。

        本書第一章通過希伯來聖經的成書背景,探討哀怨傳統的歷史意義及其對神學與靈修的啟發,尤其是天人關係的坦誠與對話。第二、三章肯定哀怨為培養成熟信仰的不可或缺性,並探討哀怨的根基——聖經中慈悲正義的天主形象。第四章分析天人中介的楷模梅瑟,他不僅面對面地和上主交談,也直面以色列的罪惡,不妥協上主對以色列的願景和計。第五、六章分別以《約伯傳》和《哀歌》作為個人與團體哀怨的代表,聆聽天下無辜受苦者的深層訴說,看信仰團體如何化絕望為詩歌,向死而生。

相關推薦書籍

舊約聖經導讀:揭開古卷的祕密
Pour lire L'ANCIEN TESTAMENT: Le Premier Testament par les textes
原著:杰拉德‧庇翁、菲利普‧格魯森 / Gérard Billon & Philippe Gruson
譯者:崔寶臣
定價:360元

天主與天主的肖像
Dieu et Son Image
原著:道明‧巴多祿茂 / Dominique Barthélemy
譯者:劉河北
定價:320元

戎利娜,獻縣聖望會修女,美國天主教大學聖經學博士。教授舊約聖經課程,包括舊約導論、梅瑟五書、申命紀歷史、先知文學、智慧文學、聖詠和聖經靈修、聖經中的領導力。願意探索用新的方式學習聖經,如觀影讀經……等。出版Forgotten and Forsaken by God (Lam 5:19-20): the Community in Pain in Lamentations and Related Old Testament Text. Eugene, OR: Pickwick Publications, 2013. 部分文章發表在《神學論集》。

作者相關書籍

聖經中的哀怨傳統(神叢140)

原著:戎利娜 / 
譯者:
定價:300元

vi

導論 哀怨——一個永恆卻生疏的話題1

前 言1

一、什麼是哀怨?2

二、為什麼哀怨這個話題?3

三、哀怨與真實面對6

四、哀怨是將信仰與生活整合不可或缺的要素8

五、哀怨——一個生疏卻永恆的話題9

第一章 窮極呼天的曠世之作——希伯來聖經中的哀怨傳統9

前 言9

一、希伯來聖經的成書背景與哀怨傳統11

二、哀怨在希伯來聖經神學思想中的重要性17

三、希伯來聖經中主要的哀怨形式20

四、哀怨與希伯來聖經中的天主形象25

五、哀怨與希伯來聖經中的天人關係31

結 33

第二章 愈挫彌堅,永不放棄——哀怨為培養成熟信仰的不可或缺性35

前 言35

一、哀怨在希伯來聖經中的普遍性和重要性38

二、哀怨與有承擔力的信徒43

三、哀怨為建立成熟團體的重要性53

四、哀怨與信仰團體的祈禱生活58

結 60

第三章 哀怨的根基——聖經中正義慈悲的上主形象61

前 言61

一、聖經中上主兩個主要的名字:Elohim 和 YHWH62

二、慈悲正義的上主——以色列子民最基本的上主經驗69

三、如同上主一樣正義慈悲——信仰者的責任81

結 語89

第四章 梅瑟——哀怨者的典範91

前 言91

一、梅瑟在焚而不毀的荊棘叢與上主相遇96

二、金牛事件中梅瑟有力的哀怨與轉禱103

三、梅瑟與犯罪的以色列人站在一起110

梅瑟——上主忠實的反對者,真正的天人中介116

結 118

第五章 約伯——無辜受苦者的永恆代表119

前 言119

一、從整合的角度解讀《約伯傳》122

二、天下會有人敬畏天主而一無所求嗎?《約伯傳》的前言125

三、天主只是賞善罰惡的天主嗎?——約伯和朋友們的辯論133

四、愛、正義與美——上主的顯現160

 170

第六章 《哀歌》——化絕望為詩歌171

前 言171

一、《哀歌》中離合詩的特色174

二、《哀歌》中不同發言者的轉換與離合詩結構的對應190

三、《哀歌》釋經198

四、哀怨本身就是真正的祈禱224

 228

後記 在絕望中挖掘希望229

走出自我中心和功利主義,度仁愛正義的生活229

二、信仰與天主都需要從關係的角度來理解231

三、做一個整合、真實、甘願承載的人232

四、致力於無條件的行動234

五、讓腐敗成為種子茁壯生長的養料235

結 語236

 

 

 

 

 

哀怨——一個生疏卻永恆的話題

 

前 言

 

在濁世中活成一股清流難,隨波逐流易。一個人如果堅持活成一股清流,或許會感到仿佛生活在夾縫裡,左右夾擊,進退兩難;或許會被命運碾壓得如同蛆蟲,沒有人形,卻無處藏身,找不到安居。這樣的人,或許會逐漸意識到生活的環境如同吸血鬼一般,只會吸收你的正能量,慢慢地,這個人如果不變成一個吸血鬼,好像就沒法活下去。此刻,妥協仿佛是唯一的出路。然而,如果妥協了,這個人就失去了見證與正的力量。因此,問題的關鍵是,如何依照內在真正的價值觀持守,如何心甘情願地、痛苦並快樂地持守一個人最表裡如一的整合狀態。

 

既要依照真正的價值觀堅持,不妥協生命的內在價值,又直視生活現狀中的無奈與困境,人就必然與哀怨相遇。哀怨不是抱怨。抱怨常在人的層面鑽營,宣洩不滿,企圖改變,不僅不能觸及問題的根源,還會產生新的創傷,讓個人、教會和世界陷於憂戚而不見出路。哀怨是把真實的狀況擺放在天主面前,請祂行動。抱怨是自我中心的,哀怨是以上主為中心的。在哀怨中,無論環境順逆,心境如何,哀怨者能否感受到上主的臨在,都不會放棄與上主的關係。馬蒂尼樞機認為,把哀怨的通道打開,是關閉抱怨那長長管道的最有效方式,當抱怨被祈禱中深度的哀怨替代時,才有望找到解決問題的真正管道[1]

 

一、什麼是哀怨?

 

哀怨就是人在痛苦與絕望中,向上天的呼號。窮極呼天是人的本性,不論一個人有沒有明確的信仰,不論一個人處在怎樣的生活與社會背景下。這樣的呼號貫穿、出現在整部聖經中,從亞伯爾的血開始(創四10),受苦的個人和團體就一直在向上主呼號,從未間斷。在埃及為奴的以色列人由於被迫勞苦工作,都「歎息哀號」(出二23~25,三7~8),上主聽到了這樣的哀號,開始了拯救以色列的工程。當以色列人進入許地後,他們因其他民族的壓迫欺凌發出歎息,上主聽到他們的歎息,憐憫他們,派遣民長拯救他們(民二15~18,三9)。離開埃及或出谷,成為以色列民族最基本的上主經驗,因為上主回應了他們的哀呼。

 

哀怨的普遍性繼續在聖經中延展。《聖詠集》,這樣一部最為真實地反映生命經歷和信仰情愫的詩集,就有六十餘首哀怨聖詠,超過《聖詠集》三分之一的篇幅。《約伯傳》不僅是聖經中,也是世界文學作品中一顆璀璨的明珠。約伯,本書中稱他為天下無辜受苦者的永恆代表,濃縮了古往今來、不同地域中許多人的凝思。《哀歌》,聖經中最有代表性的團體哀怨,是以色列民族經歷國破家亡的厄運後,將絕望化作詩歌的典範。

 

以色列民族在主前六世紀的巴比倫流亡期,向上主的哀呼越發頻繁。這樣的哀呼,既反應出以色列人無法接受當前被剝削奴役的現狀,又表達出他們拒絕放棄與上主關係的執著。他們在生命的低谷中,堅守著與上主的盟約關係。這份堅守,也正是聖經編輯與寫作的土壤,整部聖經傳述著這樣一種磨難與苦痛無法摧毀斷開的天人關係。哀怨,就是人在無論如何不放棄與天主關係的前提下,向上主傾訴衷曲。

 

二、為什麼哀怨這個話題?

 

這個時代充斥著兩種現象,一種是無孔不入的「受害者心理」,最常見的表達是「我能怎麼辦呢」?這個社會如此自私冷漠,我能怎麼辦?生活在這樣問題百出的家庭、團體與社會中,我能怎麼辦?有相當一部分人感到自己是被綁縛社會網路中的渺小一點,根本無力改變或轉化自己的命運。另一種是避開擔當與責任的個人成功論,表現在只顧個人的安逸幸福,甚至到可以妥協最基本的道德底線,或更確切地說,道德已經不足以作為約束行為的標準;這讓人可以閉眼不看社會現實,只管追求個人利益的最大化。這兩種現象有一個共性,就是人失去了自主性,被社會洪流裹挾著,無法進行深入的思考,也無法做出完全負責任的決定。然而,人類或一個社會的命運在這樣一個網路資訊時代,比任何時代都更加休戚相關。人類團體也需要更多悲憫、同情、公平、正義、承載與擔當。

 

德國新教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在美國波士頓猶太屠殺紀念碑上,留下一首發人深省的短詩:

 

 

 

「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人人都在哀歎社會的冷漠,總要有人開始用溫情來承載。紀伯倫也曾經說過,惡人和弱者不會沉淪得比我們每一個人內在都具有的最劣本性更低。一片葉不會枯黃,如果沒有整株樹的默許[2]。如果人開始願意承載,有勇氣從內心深處堅持讓惡與不合理在我這裡停止,就能逐漸走出「受害者心理」,去除自我中心的功利性思維。這也正是讓信仰與生活真正整合的過程。毋庸置疑,這會對人提出更高的要求,人要打開眼睛看世界,真實地面對自己的內心,不自欺欺人,不人云亦云,不隨波逐流。人選擇溫良而篤定地生活,即便身處黑暗,也不自行熄滅自己的微光。人要有能力同時置身於陽光和黑暗之間,哀怨就是一個必然的話題。

 

哀怨不僅是困境中人向上天的呼號,它還與一個更大的話題---真實---密切相關。哀怨是以真實為基礎的。沒有真,就沒有好。當陷入苦痛中的人真實地面對當前的狀況與自己的心路歷程時,或許沒辦法在痛苦的當下就獲致讚美的力量。但是,向生命低谷的過程也是一個獲致能量的過程,如果當事人不被阻擋,生命的最低點也是能量的最高點,會讓人擁有內在的復原力,最終從生命的低谷邁向一個嶄新的生命境界。

 

三、哀怨與真實面對

 

一個人能夠真實地面對自己和天主,才有可能真實地面對他人。信仰允許一個人觸及永恆,並面對人生的終極問題。人在天主面前可以問任何問題,也可以將最真實的自己一覽無餘地展露在天主面前。天主本就洞察人心最深處的思念,祂比我們自己還要瞭解我們,我們又何必隱藏或粉飾呢?成熟的天人關係允許人做真實的自己,這包括在天主的光照下探索自己心靈深處的角角落落,面對內心各種複雜的情感,包括陰暗的部分,不去說服,也不譴責,只是真實地與自己同處。能夠真實地面對,本來就是一種力量。處在痛苦中的哀怨者可以把自己最真實的狀況擺在天主面前,可以向天主講出心中最真實的話語。如果天主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我們在困苦中不向祂訴說,又向誰訴說呢?

 

哀怨允許人真實地面對天主。雖然我們相信天主無處不在,處處都在,但卻不容易在苦痛中肯定祂的臨在。如果一個受苦者能深深感受到天主的支撐,多苦都可以承受。在我們的日常生命經驗中,天主的缺席與臨在總是處在張力中。哀怨就是在感受不到天主臨在的痛苦中,依然堅持與上主對話。哀怨者的話語無論多麼直白,有時聽起來甚至好像是對天主的褻瀆,卻貴在真實。

 

值得讀者反思的是,天主心心念念的,就是與人建立朋友般的關係,推心置腹,無所不談,人反而總要退回到僕人的位置(若十五12~15)。哀怨是在苦痛中視天主為最親密的朋友與至親,同時肯定即便人感受不到天主的臨在,天主依然是天主。哀怨者在不義、苦痛與撕扯中,依然能堅信唯有天主擁有最終的主權。

 

因此,哀怨者不會妥協自己的價值體系,不會因困境而放棄對真善美聖的追求。這樣的人即便被碾壓,深陷苦痛,也不失人作為天主肖像的尊嚴與骨氣。有了這樣的信念、底氣與持守,人才能活得真實,並能坦誠待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多是彼此映照扶持,如同鏡子反映彼此的真實面貌,而不是要求或譴責。這樣的人組成的團體才能赤誠相見,做「地上的鹽、世界的光」。

 

四、哀怨是將信仰與生活整合不可或缺的要素

 

如何將信仰本土化是一個被廣泛討論的話題,但這些討論的大部分內容依然停留在信仰本土化的表達,如禮儀或靈修方式,或追溯歷史,挖掘其中一些本土化的元素。其實,信仰本土化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以信仰與生活的真正整合為根基。換句話說,先要有足夠多的基督徒把信仰與生活真正糅合一起,才有望出現扎實的本土化的理論。當民族身分與信仰價值同時在血脈中流淌,帶著生命溫度的時候,就可以真正談本土化了。

 

哀怨是將信仰與生活整合不可或缺的要素。信仰與生活整合的過程,就是從信仰的角度面對生活中的各種經歷,自然包括挫折與痛苦。但這不僅僅意味著人可以在天主面前宣洩情感,也不是單純地把生活中的一切痛苦都歸因於天主的旨意,而更表現在即便身處痛苦之中,也依然從內心深處持守與上主的關係與信仰價值,不為躲避痛苦而妥協。哀怨者更關注的是感悟到上主的臨在,因此有力量面對痛苦。

 

許多信仰者其實與沒有信仰的人無異,依然受自我中心和功利性的束縛,只想求福免禍或獲致平安、幸福、喜樂。然而,真正的信仰不是獲取,而是給予和投身。給予和投身的果實裡,自然包括平安、幸福和喜樂,但也有不可避免的挫折與磨難。這裡的好消息是我們無需單獨面對,天下沒有天主和我一起無法面對的困難。在痛苦中和天主一起面對,正是哀怨。投身的過程正是自我給予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人會和真正的自我相遇。當人和內在最真實的自我相遇時,人在自己存在的深處也會與天主相遇。人走向自己和走向天主其實是一條路,人的內在自我整合同加深與天主的關係也相輔相成。

 

五、哀怨---一個生疏卻永恆的話題

 

聖經中的哀怨曾給我帶來極大的心靈震撼和啟發;我在研究與教授聖經的過程中,也一直在關注哀怨的話題和哀怨能對人產生的影響。哀怨是聖經這無盡的寶庫中一塊被隱藏的瑰寶,把它介紹給更廣大的讀者是我已久的夙願。筆者為此,計畫出版《聖經中的哀怨傳統》一書,收錄於輔大神學叢書中,預於近期問世,敬請期待。

 

信仰讓人自由,不是為我欲為的自由,而是不斷追求卓越的自由。任何的生命境遇都可以成為加深與天主關係的契機。同時,我們無需單獨面對困境,上主願意和我們一起面對。困苦中,我可能感受不到祂的臨在,但祂一定在。在祂面前,我們可以做最真實的自己,展露心底深處的情感。哀怨是人在困苦中對天主的堅守,但這堅守的力量來自天主。

 

信仰的價值觀與社會主流的價值體系常背道而馳。信仰者不僅不被社會主流的價值觀所左右,反而能在黑暗中散發光明,冷漠中展示溫情,哀怨就是一個永恆的話題。

 

 

 

 

[1] 馬蒂尼,《與主同在考驗中:關於約伯的省思》(台北:上智,1996),47頁。

[2] 參:紀伯倫,《先知》,王季慶譯(臺北:方智,2000),111頁。

 

 

 

無試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