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攜手(懷仁叢書12)
La rencontre des humanités et la découverte de l’Évangile
書號 : 302042
原著 : 陸徵祥,Dom Pierre-Célestin Lou Tseng-Tsiang
譯者 : 趙燕清、潘玉玲
定價 : 180元   
頁數 : 144 頁
裝訂/尺寸 : 平裝 / 25 開
初版日期 : 2014/11
版次 : 初版
ISBN : 978-957-546-796-8
庫存 : 有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本書目錄
  • 精采書摘
  • 內頁試讀

本書作者陸徵祥神父,是清朝末年的外交官,民國初年擔任過內閣總理及外交總長,曾代表中國出席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巴黎和會,由於中國受到不公待遇而拒絕簽字。他在比利時籍的夫人去世後,棄俗修道,加入天主教本篤會,在比利時布魯日聖安德魯修院進修,晉升神父,最後並在該院去世,本書是他去世後不久出版的遺著。

 

    由於陸氏是學語言出身,深知中文乃視覺之表意文字,而與西方之字母發音不同。本書中他向西方人士指出中文之簡潔豐富及細緻。他更欲匯合中西之人文傳統,在此提出了根本的看法。他從「孝」字切入,從中文的新譯聖經中發現耶穌是典型的孝子,是全能唯一之父的完滿之子。耶穌,作為子,「顯示」了父,並同時把父「帶給我們」。基督的孝道是我們的贖罪,我們的救恩,以及永恆生命的根源。耶穌引我們從「人」的孝道而入於「祂」的孝道,使我們以祂的孝道作我們的孝道,因而把我們受造之人與在天大父相連。陸氏闡釋由孝敬雙親到尊敬師長,最後延伸此大孝到敬拜天地的大父母,完成了他的思想體系。絢爛歸於平淡,一位曾在億萬人之上的中國總理化成歐洲古老隱修院的修道人,其間的思想轉折以及其終生致力的天儒交流,都可以在此書中一窺究竟。

相關推薦書籍

漢蒙相遇與福傳事業(懷仁叢書10)----聖母聖心會在鄂爾多斯的歷史1874-1911
Han-Mongol Encounters And Missionary Endeavors – A History of Scheut in Ordos(Hetao)1874-1911
原著: / Patrick Taveirne
譯者:古偉瀛、蔡耀偉
定價:650元

陸徵祥1871年生,上海人,原籍江蘇太倉。

1884年就讀於上海廣方言館,後入北京同文館習外文,尤精俄文。

1893年奉派擔任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翻譯官。

八國聯軍之役,其長官許景澄被慈禧處死,遂心生不滿。

日俄戰爭事件後,在俄國憤而剪去髮辮。

陸徵祥在俄結識比利時外交官的女兒培德女士,不顧使館反對,於1899年結婚。

由於陸徵祥能力出色,表現優異,仍在1906年升任中國駐荷蘭特命全權大使。

武昌起義後,1912年1月3日陸徵祥聯合一些駐外使臣,電請清帝遜位。

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應總統袁世凱電命,從駐俄大使任所返國出任外交總長,並推動中國現代外交機構之改革,將清代「外務部」改為外交部。

6月任國務總理,9月辭職。1912年底出任駐瑞士公使,1914年底歸國。1915年初復任外交部長,與外交次長曹汝霖,於2月-5月與日本談判《二十一條》。

1915年10月到1916年3月袁世凱稱帝其間,因國務卿徐世昌請假,曾短暫出任政事堂代理國務卿和正式國務卿職務。

1919年任外交總長,率領中華民國代表團參加巴黎和會,最後拒絕簽字。

巴黎和會後,由於陸徵祥夫人病況,陸徵祥即辭去職務滯留比利時,照料病妻。

培德女士1926年病逝後,陸徵祥參加天主教本篤會,經過教會觀察培訓,成為修士,專心教會事務,1935年6月25日晉鐸為神父。

二戰期間,幫助受納粹迫害之比國地方群眾,並曾推動抵制日貨之運動,為中華民國與盟國戰勝而祈禱,1946年5月18日受教廷封贈為比利時根特聖伯多祿修道院領銜院長榮銜。

1945年曾有中國記者至比國採訪陸徵祥,陸徵祥一方面對於曾替袁世凱簽署「二十一條」向國人表示懺悔,另一方面對中國取得抗日戰爭的勝利表示異常興奮感慨終於「在有生之年得見祖國一雪前恥」。同時,陸徵祥對未來國情提出簡短而著名之警語:「弱國無外交」。

1949年陸徵祥病逝於比利時,葬於比利時布魯日聖安德肋修院(Sint-Andriesabdij),與其教會同仁比鄰。

1949年陸徵祥病逝於比利時,葬於比利時布魯日聖安德肋修院(Sint-Andriesabdij),與其教會同仁比鄰。

作者相關書籍

人文攜手(懷仁叢書12)
La rencontre des humanités et la découverte de l’Évangile
原著:陸徵祥 / Dom Pierre-Célestin Lou Tseng-Tsiang
譯者:趙燕清、潘玉玲
定價:180元

序(韓德力)/9

 

導言/13

 

第一章 字母語言與表意語言/21

 

第二章  表意文字,人文主義的大門/29

 

第三章 從中國人文主義到福音的啟示/39

 

第四章 漢語若望福音/49

 

第五章「活生生的現實」/77

 

結論/87

 

致同胞的一封信/91

 

陸徵祥生平簡介/116

 

後記 人間四月芳菲盡!(古偉瀛) /119

 

 201452324日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天主教輔仁大學以及巴黎天主教大學共同召開國際學術會議,主題是「當東方與西方相遇」。提倡對話的確是南懷仁基金會之所以創立的原因,一年前我們才剛出版了黃家城神父著作的中譯本--《中國人的心靈與基督宗教》,在書的序言中我們解釋了出版此書的重要性與時效性。今日南懷仁研究中心出版了另一部重要的譯作,是由一位傑出的中國天主教人士--陸徵祥先生所寫,書名為《人文攜手》,原文是以法文寫成,可惜多年來一直沒有中文版的發行。在此,感謝趙燕清神父、潘玉玲女士的翻譯,這對致力於提倡東西對話的我們而言,本書具有象徵性的意義。

 

    輔仁大學的國際學術會議以及這本書的出版來的正是時候,因為從這舊的主題--「東西方對話」所發出的信號,顯示出它再度受到歡迎。當然我們也很清楚,自鴉片戰爭後這主題在歐洲和中國被廣泛地討論。1889年吉卜林(Rudyard Kipling)寫下他著名的詩集--《東方和西方的民謠》(Ballad of East and West),其中第一句的內容為人所熟知--「東是東,西是西,兩者永遠不相遇」,從那時起這句子在無數的場合被引用,藉以表達一種懷疑東西方相遇的可能性,而歷史似乎也證實了如此。在歐洲和在中國,哲學家和政治家烈地在討論這議題。芬和李鴻章都相信,要建立一新的中國,必須結合中國傳統思想和西方的知識;不過,梁啟超、陳獨秀、魯迅以及許多其他人,包括毛澤東在內都強烈地抨擊中國舊有的王道,並強調要以新知識取代之。義和團事變以及之後的文化大革命示意著中國拒絕西方的一切,不過在鄧小平佈開放政策之後,中國介紹的不只是經濟發展的新思潮,看來它重新評估了自身的傳統哲學以及文化,而這些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受到強烈攻擊的。

 

    這不禁使我們質疑,在探索東西方相遇的可能性時,我們是否是位於這新努力的起點。無論如何,南懷仁研究中心相信這樣的原由,藉著出版這本陸徵祥神父的書,以及藉著與輔大和巴黎天主教大學合辦更多的學術會議,我們希望能夠對這樣的目標有所貢獻。在此,我們感謝趙燕清和潘玉玲的翻譯,並且感謝古偉瀛教授的協助修訂,陳聰銘博士幫忙核對法文原稿。特別一提的是,古教授是我們魯汶大學研究出版組的資深顧問,在校訂這本書的譯稿過程中他提供了我們相當多寶貴的意見。

 

    吉卜林的詩並不容易正確地被理解,在此我們引用本詩的第一段,讀者可能會得到錯誤的印象,就像吉卜林本身並不相信東西方的相遇,也如同我們現在的年代中還有許多人仍然不相信一樣。不過在這裡我們必須引用整首詩的副歌,當中所透露的訊息是正面且清楚的:

 

東是東,西是西,兩者永遠不相遇。

直到塵世與天國即刻地站在天主偉大的審判座椅之前;

然而,那裡既沒有東方也沒有西方,沒有邊界,沒有繁衍也沒有出生。

當兩個強壯的男人面對面地站著,雖然他們是來自地球的兩端!

 

    它意味著,當我們在尋求東西方的相遇時,除了藉由克服彼此的不同之處,我們也必須「尋求共同點」;而當人們這樣做的時候,最終會「面對面地」- --與他的夥伴在人性的層面上相遇並且發現,儘管有著文化與哲學觀念上的諸多差異--他從當中學會尊敬 -- 在這點上,東方人和西方人是非常相像的,也就是說,這樣的相遇是可能的。

無試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