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朝聖者之旅與朝聖者的再出發
The Way of a Pilgrim and the Pilgrim Continues His Way
書號 : 205273
原著 : 佚名,Two Unknown Russian Writers
譯者 : 劉鴻蔭、李偉平 合譯
定價 : 300元   
頁數 : 284 頁
裝訂/尺寸 : 平裝 / 25 開
初版日期 : 2005/6
版次 : 初版三刷
ISBN : 978-957-546-534-6
庫存 : 有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本書目錄
  • 精采書摘
  • 內頁試讀

基督宗教文學與靈修學傳統中的經典,<耶穌禱文>的深入體驗。一位三十多歲居住在俄羅斯鄉間的男人,在太太過世以後,遠離傷心地,遊蕩於西伯利亞的原野間,期盼有一天能到耶路撒冷朝聖,了卻一生心願。 某一天,在教堂裡聽到有人說保祿宗徒教導人要「不斷地祈禱」,但是「什麼是不斷地祈禱?」「為什麼要不斷地祈禱?」「不斷祈禱對一個人究竟有什麼意義?」「人如何能在煩瑣的日常生活中不斷地祈禱?」 為了尋求這些問題的答案,他遍訪各聖堂、長老。他們教他誦唸<耶穌禱文>,並以《聖經》和《教父選集》中的教導解答他的疑惑。在實際操練之後,朝聖者終於在各種境遇中,學會什麼是「不斷地祈禱」及其如何幫助人體驗滿被的聖寵。 《俄羅斯朝聖者之旅》(The Way of A Pilgrim) 與《朝聖者的再出發》(The Pilgrim Continues His Way) 為十九世紀。樸實謙卑的文字風格、豐富悠遠的靜觀傳統,及其中不可思議的神祕經驗,相信必能讓讀者對「祈禱」有耳目一新的深刻體會。

相關推薦書籍

正教導師談祈禱卅二講(神叢87)
On Prayer
原著:伊拉里翁 / Hilarion Alfeyev
譯者:愛西里爾 (Kiril Chkarboul)
定價:100元

默觀生活探祕
Seeds of Contemplation
原著:多默 ‧ 牟敦 / Thomas Merton
譯者:江炳倫
定價:260元

父,隨祢安排
Self Abandonment to Divine Providence
原著:高薩德 / Jean-Pierre de Caussade, S. J.
譯者:王敬弘
定價:220元

這本小而美的經典著作,其作者至今仍是個謎。從故事的時代背景來看,作者可能是生活於十九世紀,俄國克里米亞戰爭時代之人。沒有人能確切說明這是某人的原創之作,或是由朝聖者編撰寫成的故事。據傳說,它可能是位修院院長,但也有人推測,作者可能向本書主角一樣,是位篤信正教的農夫。本書手稿雖於俄國喀山問世,但歷經戰亂,取得不易。本書是極為珍貴的完整中文翻譯。

作者相關書籍

俄羅斯朝聖者之旅與朝聖者的再出發
The Way of a Pilgrim and the Pilgrim Continues His Way
原著:佚名 / Two Unknown Russian Writers
譯者:劉鴻蔭、李偉平 合譯
定價:300元

目錄

出版者的話 1
前言 3
第一部 俄羅斯朝聖者之旅
第一章 9
第二章 27
第三章 79
第四章 87
第二部 朝聖者的再出發
第五章 137
第六章 205
第七章 251

人物簡介 272

第一章

  由於天主的恩寵,我生而為人,且信仰基督,但由於我本身的行為罪惡滔天
,因此我的身分是無立錐之地的朝聖者,身世卑微,四方雲遊。我全部財產只有
背上裝著乾麵包的一個袋子以及衣袋裡的一部《聖經》,此外便別無他物了。聖
三節後第廿四主日,我進到聖堂參加禮儀,當時宣讀的是一段聖保祿致得撒洛尼
人前書,其中有一句是:「不斷祈禱。」這句話予我深刻的印象。我自問:人人
都要為了維持生活而工作,如何能夠不停地祈禱?於是我翻開《聖經》尋找,也
親眼讀到了我剛剛所聽到的句子──應不
斷祈禱(得前五17),並在所有機會中靠聖神祈禱(弗六18),在各
地舉起聖潔的手祈禱(弟前二8)。我百思不得其解。

  當時我想,該怎麼辦呢?到哪裡去找一個人來為我解釋這些話呢?我決定遍
訪名人講道的各聖堂,或許在那裡我會找到我所尋求的。於是我開始上路。我聽
到了許多講解祈禱的好道理,但是這些都只是講解一般性的祈禱道理:諸如什麼
是祈禱?為什麼要祈禱?祈禱的效果是什麼?對於如何才能達到真正祈禱的地步
,他們都未曾提及。有一次我聽到一個人講解內心祈禱及經常祈禱的道理,但對
於如何才能做到那種地步,他仍然隻字未提。因此從這些講道中,我並沒有得到
我所企求的。我便不再去聽講道,而決定藉著天主的協助去尋找一位學識、經驗
俱佳的人來為我解釋這奧秘,因為我的心思始終縈繞在這問題上。

  我走了很多地方,一方面閱讀《聖經》,一方面到處詢問,看是否能找到一
位明智及經驗豐富的神修導師。一次有人告訴我,某個村莊中有個人長久以來一
直做著靈修的工作:在他家中有一座小聖堂,他從不出門,只是不停地祈求上主
,或閱讀靈修書籍。我聽了這話,就飛快地趕往那村莊,去見那位先生。

  「你要向我求什麼?」他問我說。

  「我聽說你是一位虔誠而明智的人,因此我以上主的名,求你為我解釋聖保
祿所說『要不斷祈禱』這句話的意義,以及如何能夠做到不停地祈禱。這是我渴
望了解,卻無法了解的事。」

  這位先生沈默半晌,注視著我說:

  「內心不停地祈禱是人的心神為達到上主所作的不斷努力。為能在這種神工
上成功,便要經常祈求上主教導我們不停地祈禱。因此你要多祈禱,多熱心祈禱
,祈禱將會使你明瞭如何不停地祈禱。要達到這個地步,需要很長的時間。」

  說完這話,他就料理一切讓我吃飯,並給我一些路上吃的東西,讓我走了。
他絲毫沒有解釋我的疑問。

  我繼續上路,並一面閱讀《聖經》,一面思索這位先生向我說的話,但是仍
然無法了解。由於我內心極迫切地希望能了解,以致夜間輾轉難眠。如此走了兩
百多公里後,我來到縣政府所在地,這裡有一座隱修院。在客棧中有人告訴我,
那座隱修院中有一位虔誠、仁慈而又好客的院長,我就去見他。他很和善地接待
我,讓我坐下,並請我吃飯。

  「至聖的神父,」我說:「我不需要吃飯;我只希望你能給我一些靈修方面
的教訓:如何才能得救?」(註一)

  「如何得救?只要你依照十誡來生活,並祈求上主你就會得救。」

  「我聽說應不停地祈禱,但我不曉得如何才能不停地祈禱,而且我也不明瞭
不停祈禱的意義。能否求神父為我解釋一番?」

  「兄弟,我不知道如何才能給你更好的解釋。你等一下,我這邊有一本小冊
子,裡面就談到這個問題。」於是他取出聖狄彌特力(St. Dimitri, 1651~170
9)的《內修人的精神訓言》(註二),並說:「來,你讀這一段。」

  於是我開始讀下面的話:

  「聖保祿所說要『不斷祈禱』這句話,適用於心智的祈禱。事實上,心智可
以經常沈浸於上主內,並不停地祈求祂。」

  「能否請神父為我解釋一下,理智如何能經常沈浸於上主內並不停地祈求祂
?」

  「如果上主不賞賜的話,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院長說,但他沒有做特別
的解釋。

  我在他那裡過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為他的殷勤招待致謝後,又開始上路,但
心中不知去向。由於問題尚未解決,我心中悶悶不樂,為了自求安慰,我就閱讀
《聖經》。如此我沿著大路走了五天,終於有一天晚上,我遇到一位身量矮小的
老人,看來像是位修士。

  一經詢問,他果然答說是位修士,他與幾位弟兄隱居的地方距大路只有十公
里遠。因此他邀請我到他們那邊去休息一下。

  「我們那裡常收留朝聖者,供給他們住處和食物。」

  當時我並不打算去,就告訴他說:

  「我尋求的並不是一次住宿,而是靈修的教訓;我也不需要食物,在我背袋
中還有很多乾麵包。」

  「那麼你尋求的是哪種教訓?你願意更深一層了解的又是什麼?親愛的弟兄
,我們那裡有好些有經驗的長老(starets,複數startsi)他們可以為你作靈修
指導,並藉著主的聖言及教父們教誨的光照,引領你走上正確的道路。」(註三


  「我跟你說,神父,約在一年以前,我在參加禮儀時聽到聖保祿『不斷祈禱
』的誡命。由於不了解這句話的意義,我就翻閱《聖經》,也確實在許多《聖經
》章節中找到了上主的誡命:要不停地祈禱,經常地、隨時隨地祈禱,不只在日
常工作中、不只在醒寤時,而且也在睡眠中:『我身雖睡眠,但我的心卻醒著』
(歌五2)。這頗使我驚奇,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這種地步,以及什麼是
達到這境界的方法。我內心產生一種強烈的願望及好奇心,這些話日夜不離我的
心神,因此我就到各聖堂去,聆聽講解祈禱的道理。雖然經常有人講解準備祈禱
的道理及祈禱的效果,但是卻從沒有人提到如何能夠不停地祈禱,以及這種祈禱
的意義。我也經常閱讀《聖經》,並弄清楚我所聽到的內容,卻總是無法達到我
渴望了解的程度,因此我內心始終覺得不安。」

  這位長老劃了一個十字聖號,然後說:

  「可愛的弟兄,你該感謝上主啟示給你這種對內心不停祈禱不可抗拒的吸引
力。你要承認這是主的召喚,也要鎮靜下來,思考你的意願和上主聖意的和諧已
經受過適當的考驗。同時上主也賞賜你,明瞭能夠引領你達到內心不停祈禱的,
不是世間的智慧以及虛妄的求知慾,而是神貧及純樸心靈積極的感受。

  因此,關於祈禱的行為,你沒有聽到任何高深的道理,也沒有學到如何才能
達到內心不停祈禱的境地,這是不足為奇的。事實上,一般人對於祈禱講得很多
,而且最近也出版了很多這類書刊,但這些作者的審斷都以理智的觀點為基礎,
而非出自其親身的體驗。他們大都談論祈禱的優點,而不提祈禱的本質。有人對
於祈禱的重要性講得很多,有人講祈禱的效力及好處,另外有人講好好祈禱的必
要條件:熱心、注意、虔誠、心靈的純潔、謙遜及懺悔的心等等。但對於究竟什
麼是祈禱,以及如何學習祈禱這些重要和基本的問題,現代的講道人則很少予以
答覆,因為要了解這些問題不能只靠學校所給的知識,還應有對神秘學的認識;
更可惜的是,這種初步及虛妄的智慧,容易使人以一種尺度來度量上主。很多人
犯了很大的錯誤,以為準備的方法及良善的行為會產生祈禱。事實上,祈禱才是
善工和德行之源。把祈禱的後果誤認為達到祈禱功夫的方法,不僅會減少祈禱的
力量,而且這種觀點也完全違背了《聖經》,因為聖保祿論祈禱是這樣說的:『
我勸導你們首先要祈禱』(弟前二1)。可見聖保祿將祈禱置於一切之前。
我們可以向基督徒要求很多善工,但最重要的是祈禱事工,因為沒有它不能完成
任何善事。不經常祈禱,就不能找到導向天主的道路,不能認識真理,無法把肉
慾及其情慾釘在十字架上,無法在內心受到基督光明的燭照,並在救援中與祂結
合。我說『經常』,是因為我們祈禱的完善及正確性不在於我們本身,正如聖保
祿所說:『我們不曉得應求什麼』(羅八26)。只有常常祈禱一件事掌握在
我們手中,常這樣作就是達到祈禱的純潔方法,因為祈禱是所有『靈性
之善』的母親。敘利亞的聖依撒格(St. Isaac)說:『要先得到母親,然後才能
得到後裔』,意思就是,要先得到祈禱,才能實行所有其他的德行。但那些不習
慣這種做法及不曉得教父神秘教訓的人,對於這些問題都只是門外漢,因而很少
提到這些。」

  我們一面談話,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他們隱修的地方。為能不致與這位明智
的老人分離,並為滿足我的願望,我就趕緊說:

  「可敬的神父,求你為我解釋何謂內心不停地祈禱,以及如何才能學得。我
知道你一定有深刻的經驗。」

  長老慈祥地接受我的要求,並邀請我到他的居處:

  「跟我來,我給你一本教父的書,它將使你清楚地知道何為祈禱,並藉著上
主的協助學會祈禱。」

  我們進入他的小房間後,長老就向我說:

  「〈耶穌禱文〉及內心不停地祈禱是以口舌、心靈及理智不停地呼求耶穌聖
名,同時不論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甚而在睡夢中也有一種上主臨在的感覺。
禱詞是這樣的:『主,耶穌基督,天主子,求憐憫我!』凡習慣於這樣呼
求的人,都會感覺到一種極大的安慰以及經常這樣呼求的需要。過了一段時間,
不這樣祈禱的話,他就無法生存,這種祈禱已經成了他的生命。現在,你明白什
麼是不停地祈禱了吧?」

  「神父,我已經完全了解了;奉主的名,求你現在就教導我,如何能夠達到
這種地步!」我高興地大聲叫著。

  「怎樣學習祈禱,我們會在這本書中看到。書名叫《教父選集》。書中包括
廿五位教父所講解有關內心不停祈禱的全部學問,十分詳細。這本書非常有用,
也非常完備,可以作為默觀生活的基本指南,正如真福尼塞佛爾(Bl. Nicephorus)
所說,它毫無艱難並毫無痛苦地引人得救。」

  「這本書是否優於《聖經》呢?」我問說。

  「不,這本書並不比《聖經》更高超或更神聖,它在解釋《聖經》中因我們
心神軟弱而無法了解的一切奧秘。舉個例來說,太陽是一個莊嚴而又光明奪目的
星球,但我們卻無法用肉眼來觀賞。為能觀賞這眾星球之王,並承受它的光芒,
我們必須用一塊人造玻璃,而這玻璃遠比太陽來得小而黯淡。《聖經》就好比這
光明的太陽,而《教父選集》就是這塊玻璃。現在你聽著,我給你唸如何能訓練
成這種內心不停祈禱的方法。」

  長老打開書,選擇新神學家聖西默盎(St. Simeon)的一段:

  「你要安靜地坐著,低下頭,閉上眼,輕輕地呼吸,以想像力在你的內心觀
看,收斂你的思想,並隨著呼吸低聲說:『主,耶穌基督,天主子,求憐
憫我!』設法驅逐所有思想,要不慌不忙地,經常重複這種作法。」

  然後,長老為我舉例解釋這一切。我們在該書中還讀了西乃的聖國瑞(St.
Gregory of Sinai),及真福嘉禮(Callistus)及依納爵(Ignatius)的話。凡
我們所唸的,他都以自己的心得為我解釋。我注意地聽著,內心也十分驚喜,並
設法完全記住他的話。我們這樣過了一整夜,沒有睡覺,就去唸晨經。

  長老送我走時祝福我,並向我說,在我研究祈禱時應時常到他那裡去,坦誠
地向他說明內心的一切情況。因為如果沒有指導者而單靠自己進行靈修事工的話
,會毫無所獲。

  在聖堂內,我感覺內心熱火炎炎,促使我細心研究內心不停的祈禱,我也求
主協助我。然後我又想,去見長老向他訴心或請教,是十分不容易的。他們只留
我在客房中住了三天,而在獨修處又沒有住所。幸而我聽說離此四公里處有一個
村莊,於是我就去那裡找地方住,也僥倖地找到了。我可以在一個農人家中作看
守人,條件是在菜園盡頭的一個小房內一個人過夏天。感謝上主,我找到一個安
靜的地方。就這樣,我開始依照長老指示的方法生活並研究內心的祈禱,也經常
去見他。

  整整一個星期,我在小屋內完全遵照長老的指示,設法研究內心的祈禱。起
初似乎一切都好,稍後我就感到懈怠、厭倦、極度睏倦,思想有如雲霧一般地重
壓在我身上。我心懷愁慮去見長老,向他解釋我的情況。他慈祥地接待我並跟我
說:

  「可愛的弟兄,這是魔鬼對你所進行的鬥爭,因為牠最怕的就是內心的祈禱
,因此牠設法阻撓你,使你厭倦祈禱。但敵人這樣做,是根據上主的聖意及許可
,並在為我們必要的範圍之內。當然,你的謙遜要受到考驗:由於你過分的火熱
,現在達到內心的祈禱為時還太早,這會使你陷於靈修的貪婪。現在我為你唸神
修選集書中有關問題的說法。」

  於是長老在尼塞佛爾修士的教訓中翻閱,然後說:

  「我的弟兄,你雖然努力,但仍不能如同我所提示給你的進到內心的深處,
你就按照我所說的去做,再藉著上主的幫助,你就會找到你所尋求的。」

  「你知道,人的理智是在他的胸中   ……
因此,要從你的理智中拿去一切思想(如果你願意的話,就能做到),並加入『
主,耶穌基督,天主子,求憐憫我』這句話。設法以這句內心的呼求來代
替所有其他思想,假以時日,它必會為你打開心扉。這是由經驗所證實的一件事
實。」

  「現在你可以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教父們是怎樣教訓我們的,」長老向我
說。「因此,你要懷著信心接受這個命令,並且盡可能地多唸〈耶穌禱文〉。我
給你一串唸珠。起初,你可以一天唸三千次。不管站著、坐著、躺著或走著,你
都要不停地唸『主,耶穌基督,天主子,求憐憫我!』慢慢地,不慌不忙
地唸。每天唸三千次,不多也不少。漸漸地,你就可以達到內心不停活動的境界
了。」

  我很欣喜地接受長老的話,然後回到我的住處。我開始忠實並確切地按照他
所教導給我的去做。頭兩天還有些困難,慢慢就愈來愈容易了,甚至於如果我一
不唸這經文,便會感到再唸的需要,而這經文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絲毫不似開
始那樣勉強。

  我將這事告訴長老,他就命我改為一天唸六千次,並向我說:

  「你不要憂慮,只要設法忠誠地保持著給你規定的遍數,上主會仁慈待你的
。」

  整整一個星期,我待在房間內,獨自一人,每天唸六千次〈耶穌禱文〉,完
全不顧慮其他的事,也不必抗拒其他思想。我只設法忠誠地遵守長老的命令。結
果怎麼樣呢?我十分習慣於這種祈禱,甚至如果我一停下來,就會有一種空虛而
若有所失的感覺,直到我重新唸那經文,才又感覺輕鬆及幸福。即使我遇到別人
,也不再想和他講話,而只願獨處,去唸經。一個星期之後,我已經習慣成自然
了。

  那位長老因為有十天沒見到我了,就親自來探望我。我把實情告訴了他,他
聽了以後,就說:

  「你現在已習慣於祈禱,就應該保持這種習慣,而且還要逐漸加強:藉著上
主的幫助,你該決定每天唸一萬兩千次,並始終保持獨處。早晨起得早一點,晚
上睡得略遲一點,以後每個月來見我兩次。」

  我遵守長老的命令行事。第一天,當我勉強地唸完一萬兩千次時,時間已經
很晚了。第二天就容易些,內心也感覺快樂。起先,我覺得疲倦,舌頭有些發硬
,牙床發僵,但沒有不快之感;隨後上顎感覺一點痛,數唸珠的右手大拇指也有
些痛,同時我的手肘以下都發熱,引起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這更刺激我熱心唸經
。如此有五天之久,我每天忠實地唸一萬兩千次〈耶穌禱文〉,除了習慣以外,
我還獲得了唸經的樂趣。

  一天大早,我彷彿被祈禱所驚醒,我開始唸早禱,但是我的舌頭不靈活,我
仍然只想唸〈耶穌禱文〉。等我開始以後,我就十分痛快,嘴唇自然地動起來,
毫不費力。我一整天都過得十分快樂,彷彿在另外一個世界中。傍晚以前,我已
毫無困難地結束我的一萬兩千遍經文。本來我還願意繼續下去,但我不敢超過長
老所定的數字。以後幾天,我繼續毫無困難地呼求耶穌之名,而且也不感覺疲勞


  於是我又去見長老,也向他詳細述說這一切。等我說完後,他就向我說:

  「上主賞賜你祈禱的願望,以及毫無困難地祈禱的可能性,這是辛勤及不斷
練習的效果。好像一部機器,只要一點一點地發動起來,它就會自己轉動下去。
但為使它經常轉動,就必須不斷加油,有時也要重新發動一下。現在你看到了上
主賞賜給我們本性多麼奇妙的能力,你也曉得,即使在有罪的靈魂上,在上主聖
寵尚未光照的不潔本性中,仍能發生奇妙的感覺。但是,當天主啟示給人自動的
屬靈祈禱,並使他的靈魂脫離偏情時,他會到達何等完備的境界,以及得到何等
的喜樂及快慰!這是一種不可言喻的境地。而且這種奧秘的啟示是預先嚐到天上
的甘美。這是那些以純潔及充滿愛心的心靈尋求天主的人們所得的報償。

  從今以後,我准許你隨便唸多少次,你要試一試凡醒寤時即唸經,並呼求耶
穌之名,不計次數,謙遜地聽從天主聖意,並祈求祂的助佑。上主一定不會放棄
你,祂將指引你路途。」

  我聽從這項指示,整個夏天不停地唸〈耶穌禱文〉,內心感覺十分安寧。有
時做夢也在唸經。白天,有時碰到人,也覺得他們十分可愛,彷彿是我的家人一
般。但我不與他們逗留在一起;我將思想安靜下來,只以祈禱為生。我開始在心
靈中傾聽這種祈禱,有時我的心自動感覺很熱並覺得非常快樂。有時進聖堂,冗
長的儀式為我似乎很短,不似過去使我心煩。我獨處的小房間為我彷彿一個華麗
的皇殿,我不曉得該如何感謝上主,祂竟為我這罪人派來一位長老,施給我如此
有益的教訓。

  可惜我未能長久享受這位令人敬愛及充滿智慧的長老的指導──
他在夏季末就去世了。我含著眼淚向他道別,並為感謝他慈父般的教訓,我要
求他給我留下他經常使用的唸珠做為他的祝福。此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夏
天結束時,人們收割園中的果菜,我已沒有賴以為生的了,那位農夫便給我兩塊
盧布作為薪金,並把我的袋子裝滿了麵包作為路糧,於是我又開始遊蕩的生活。
不過,我已不像過去那樣迫切需要什麼。在路上,呼求耶穌之名使我心曠神怡,
所有的人都和善待我,彷彿所有的人都開始愛我。

  有一天,我自問,該如何運用那位農夫給我的盧布?它們為我有什麼用?長
老已不在,沒有人指導我。最後我決定買一本《教父選集》,以學習內心的祈禱
。於是我劃一十字聖號,繼續前行,同時也在祈禱。不久我來到一個大鎮,就在
各書店中尋找《教父選集》。果然給我找到一本,但是老闆向我要三個盧布,而
我只有兩塊。我白白地討價還價一番,他半文不減。最後他向我說:

  「那麼你到那座聖堂去,問管更衣室的人。那裡有一本舊的《教父選集》,
可能花兩塊盧布他會讓給你。」

  於是我就去了,果真用兩塊盧布買了一本十分破舊的《教父選集》。我感覺
十分欣慰,並用布將它修補一下,與《聖經》一起放在我的袋裡了。

  於是我又繼續前行,並不停地誦唸〈耶穌禱文〉。對我來說,世界上沒有什
麼比這經文更可愛、更美的了。有時一天之內我走七十多公里的路,卻感覺不出
我在走路,只感覺出我在唸經。幾時嚴寒襲擊我,我就更加注意地唸經,不一會
兒就暖了起來。如果過於饑餓,我就加強呼求耶穌聖名,也就忘記餓了。如果身
體覺得不舒服腰酸背痛,我就集中精神唸經,也就不覺得痛了。幾時有人冒犯我
,只要一想到〈耶穌禱文〉,立刻怒氣或痛苦全消,一切也都忘了。我變得有些
古怪,毫無顧慮,心中一無牽掛,沒有任何外務可以引起我的興趣,我唯一的願
望就是保持獨處。漸漸地我只有一個需求:不停地唸經。我只要一唸經,就心曠
神怡;天主知道我的內心到底有什麼樣的改變。當然,這些只不過是一些感官上
的感覺,或如長老所說,是自然及習慣的後果。但我仍然不敢開始在內心研究屬
靈的祈禱,因為我還擔當不起並過於笨拙。我等待著上主所定的時刻,希望已故
的長老能為我祈禱。因此,我還沒有達到內心自發及永久祈禱的境界,但由於主
的助佑,我現在已清楚地了解聖保祿所說「不斷祈禱」的意義了。


註一:這是東方隱修院中徒弟請教老師的一貫問法。這正影射到瑪十九16:
為能得永生我應作什麼好事?

註二:該書專門講論祈禱的效力。

註三:所謂長老,是一些度苦修及祈禱生活的隱修士或獨修士,他們在修院中沒
有特殊職務,但是被年輕的修士及教友們推選為靈修導師。


無試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