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女小德蘭廿一篇祈禱
The Prayers of Saint Thérèse of Lisieux
書號 : 205297
原著 : 聖女小德蘭,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 : 荊嘉婉
定價 : 220元   
頁數 : 208 頁
裝訂/尺寸 : 平裝 / 25 開
初版日期 : 2009/4
版次 : 初版
ISBN : 978-957-546-646-6
庫存 : 有


  • 內容簡介
  • 作者簡介
  • 本書目錄
  • 精采書摘
  • 內頁試讀

小德蘭向耶穌、聖母及聖人的21篇祈禱。本書蒐集聖女小德蘭留下二十一篇獨立的祈禱。我們可以從中看到聖女對天主的熱愛,她希望把這份熱愛分享給遠近的朋友們。本書對每篇祈禱文的寫作及表達的意義都具有豐富的背景資料,並附有聖女手稿的照片,非常珍貴。對喜愛小德蘭的人來說,必是不可錯失的一本好書。

相關推薦書籍

聖女小德蘭回憶錄
Autobiography of St. Thérèse of Lisieux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張秀亞
定價:320元

小德蘭的自我奉獻
Studies of the Self-Offering of St. Thérése
原著:加爾默羅會修女 / A Discalced Carmelite nun
譯者:姜其蘭
定價:220元

聖女小德蘭,St. Therese de Lisieux ,(1873-1897), 法國里修人,天主教聖衣會修女 (又名加爾默羅跣足修會),生長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因此自幼即深受感召。雖身體孱弱,仍矢志隱修,並渡過短短九年, 簡樸、靜默的默觀祈禱的隱修生活, 在疲病煎迫的修道生活中,琢磨出獨到的「神嬰小道」,為同感平凡的眾生探尋出一條自我惕勵以接近天主的路徑。有關聖女小德蘭的書: 《聖女小德蘭廿一篇祈禱》、《小德蘭的自我奉獻》、《聖女小德蘭最後言談錄(上冊)》、《聖女小德蘭最後言談錄(下冊)》、《聖女小德蘭書簡 (上)》、《聖女小德蘭書簡 (下)》、《聖女小德蘭回憶錄》、《聖女小德蘭的神修精華》。

作者相關書籍

聖女小德蘭廿一篇祈禱
The Prayers of Saint Thérèse of Lisieux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荊嘉婉
定價:220元

聖女小德蘭最後言談錄(下冊)
St. Thérèse of Lisieux: Her Last Conversations 2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荊嘉婉
定價:220元

聖女小德蘭書簡 (上)
Lettres de Sainte Thérèse de L'enfant-Jésus I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erese de Lisieux
譯者:劉鴻蔭
定價:130元

聖女小德蘭書簡 (下)
Lettres de Sainte Thérèse de L'enfant-Jésus II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劉鴻蔭
定價:130元

小德蘭神修精華
The Essence of St. Thérèsa's Spirituality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
定價:150元

聖女小德蘭回憶錄
Autobiography of St. Thérèse of Lisieux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張秀亞
定價:320元

我的靈魂那麼小——聖女小德蘭回憶錄新譯
Autobiography of St. Thérèse of Lisieux
原著:聖女小德蘭 / St. Thérèse de Lisieux
譯者:台灣加爾默羅隱修會
定價:360元

譯序 5
前言 7
外文縮寫表 9
小德蘭相關著作的中文書目 16
導論 19
祈禱文
第一篇 「我的好榮福童貞」 51
第二篇 ﹝發願禱文﹞ 53
第三篇 對耶穌的愛之凝視 59
第四篇 向至聖聖三的效忠宣言 63
第五篇 「玄妙的花朵」71
第六篇 自獻於天主仁慈之愛 78
第七篇 ﹝向聖體龕中的耶穌祈禱﹞ 119
第八篇 ﹝像貝里頁神父的祈禱文﹞ 124
第九篇 瑟琳和德蘭的祈禱文 132
第十篇 ﹝清晨的奉獻訟﹞ 137
第十一篇 「使我肖似你!」 141
第十二篇 獻給聖容 144
第十三篇 「永生之父,祢的唯一聖子」 159
第十四篇 ﹝致耶穌聖嬰﹞ 165
第十五篇 ﹝永生之父,祢既已賜給我﹞ 169
第十六篇 ﹝致耶穌聖容﹞ 170
第十七篇 「上主,萬軍的天主」 174
第十八篇 「諸聖嬰孩阿!聖思天阿!」 181
第十九篇 ﹝發信德﹞ 188
第二十篇 求謙遜的禱文 191
第二十一篇 「假如我是天后」 198
聖經索引 201

6.自獻於天主仁慈之愛


耶穌、瑪利亞、若瑟、大德蘭
我把自己當作奉獻給天主仁慈之愛的全燔祭犧牲

  我的天主啊!至聖的聖三,我渴望5愛祢,並使人愛祢,我願拯救世間眾靈、釋放煉獄中受苦的靈魂而工作,以光榮聖教會。我渴望完全實祢的旨意,達到光榮的境界,10那是祢為我在天國所預備的。總之,我渴望成聖,但我感到自己無能為力,我懇求祢,我
的天主啊!就以祢自己做我的聖德吧!

  祢竟如此愛我,甚至將15祢的獨生子賜給我,作我的救主和我的淨配,祂無限功德的寶藏已歸我所有。我滿心歡喜地將之奉獻給祢,求祢只透過耶穌聖容並在祂燃燒著愛情的聖心內眷顧我。20我也將(上天下地)諸聖及天使的功德和愛德的行為全部奉獻給祢。最後,榮福的聖三啊!我將我親愛的母親,榮福童貞的愛與功德奉獻給祢。25我把我的奉獻託付給她,求她轉呈於祢。她的聖子,我心愛的淨配,在世時曾告訴我們:「你們因我的名論向父求什麼,祂必賜給你們。」所以我確信,祢會俯允我的渴望。我的天主啊!30我知道,祢願給得愈多,祢就愈使我們渴望。我感到內心巨大的渴望,因而懷著信心求祢前來占有我的靈魂。
噯!我不能如願的常領聖體,然而,主,祢不是全能的嗎?求祢留在我內如同在聖體龕內,永不離開祢的小麵餅 ……35我要為辜恩忘義的惡人安慰祢,求祢取我冒犯祢的自由。如果我有時因軟弱而跌倒,願祢神聖的目光立刻潔淨我的靈魂,焚盡我所有的污點,如火將一切轉化成它自己一樣……

  我的天主啊!我感謝祢所賜予的一切恩寵,特別是40我通過痛苦考驗的恩寵。在末日時,我將手執祢十字架的權杖滿心歡喜地
瞻仰祢。祢既然紆尊降貴賜我分擔這寶貴的十字架,我盼望在天上肖似祢,看到我光榮的肉身上閃耀著祢苦難的聖傷……

  在世間流亡之後,我盼望到天鄉享見祢,但我不要45為去天鄉而積聚功德。我要只為愛祢而工作,一心一意讓祢喜歡,安
慰祢的聖心,並拯救眾靈,使他們永遠愛祢。

     在此生的末端,我要兩手空空來到祢跟前,主啊!因為我不求祢計數我的功行。我們的一切義行在祢眼中都有瑕疵。50
因此,我要以祢自己的義德來裝扮我,接受祢的愛而永遠占有祢。我不要其他寶座,不要其他皇冠,我只要祢,我心愛的!
 ……

  在祢眼中,時間不算什麼!一日如千年,所以祢能在一瞬間把我準備好,來到祢跟前……55為了只以完美的愛情生活,我奉獻自己作祢仁之愛的全燔祭品,求祢不斷焚化我,讓蘊含在祢內之無限溫柔波濤湧入我靈魂,使我成為60祢愛情的致命者,我的天主
啊!……

  願此致命之愛,將我預備好去到祢跟前之後,終能使我死去,願我的靈毫不遲延地飛奔到祢仁慈之65愛的永恆懷抱中 ……

  我心愛的啊!願我每一心跳,無數次地向祢重新獻上這奉獻,直到陰影消逝,70我能在永恆的面對面中向祢訴說我的愛情!
……


微不足道的加爾默羅會修女
瑪利.方濟.聖嬰及聖容的德蘭
75至聖聖三節
恩寵的1895年6月9日


文 件

  〈奉獻禱文〉有三個親手書寫的原件:

1.  編號A之紙張:撰寫於1895年6月9-11日。1956年出版之《自傳手稿》(Manuscrits autobiographiques)照相版的〈附件〉中有其複本。

2. 編號B之紙張:是未完成的謄本(只抄寫了八行),大概是在1896年底謄寫的。其原件現為法國夏朗德省巴撒克(Bassac, Charente)之聖德蘭傳教兄弟會所擁有。

3.  編號C之紙張:1896年底或1897年初為依搦斯姆姆而謄寫的,保存在加爾默羅會的聖髑盒中。其複本從1902年起流傳。這是本書所使用的版本。

最後的版本(編號C之紙張)

  約為6.7~#Ue03511公分,對折成二、雙面親手書寫之紙張(聖髑盒中可以看到的部分是13.2~#Ue03510.9公分)
。以筆跡相當工整的正體字和斜體字交錯書寫,其中有些字被放大。在這張紙裡面,書寫的字跨越第一頁和第二頁之間的折線連續寫下去。另有筆跡把字予以加強,並且不時地改正標點符號和重音符號。

其他版本

編號A之紙張

  20.4~#Ue03513公分,單張的親手書寫之紙張,方格紙,已變黃,紙角破損;一折為四,折痕處破裂,貼上膠紙補強。小德蘭在左下角(約6~#Ue0352.4公分)重寫過;看起來正是1897年6月的筆跡。左上角有被燒灼的痕跡:「這是出於一個意外事故。勒蒙尼神父道歉說,他拿著這張珍貴的紙太靠近蠟燭所造成的。」關於耶穌依搦斯姆姆於此的作證,參閱本書85頁。這張紙上甚多擦掉並修改的部分是出自於1896年。

6-7行:最後,我的天主啊!我要協助祢的使徒們為祢贏得所有心靈,使我相稱於自己的聖召:加在第5-6行和6-7行的中間,然
後又用鉛筆劃掉,在編號B之紙張上也是如此。加上此句的日期可能是1896年底。

13行:並在祂燃燒著愛情的聖心內:因聖心瑪利修女的建議而加上去的(大概是在1895年夏季)。

20行:巨大:原先是寫「無限」,應勒蒙尼神父的要求而擦去,改成「巨大」,請參閱後面的說明。

35-36行:安慰祢的聖心,並拯救眾靈,使他們永遠愛祢:應聖心瑪利修女的要求而加上去的。

依搦斯姆姆的信封

  後來,這張編號A的紙張裝在一個灰藍色小信封(7.4~#Ue0351.3公分)裡面。依搦斯姆姆在信封上寫道:
  「小德蘭撰寫的愛之禱文的原稿,呈給勒蒙尼神父──La Delivrande的傳教士。神父批准了這份聖女所撰寫的粗糙的草稿,但是要求一處小小的更改。她將之佩帶在心口,抄寫了一份亮的有封套的謄本給我。被燒灼的痕跡出自於一個意外事故,勒蒙尼神父道歉
說,是他拿著這張珍貴的紙太靠近蠟燭所造成的。

穌依搦斯修女」

  所要求更改的是以「巨大」取代「無限」(在第20行)。我們要注意,這不是「粗糙的草稿」,而是非常仔細謄寫的,沒有絲毫錯誤和修改,可能在1895年6月或7月呈給勒蒙尼神父,雖然他說是在10月(參閱《主教審查本》580號和582號,及後面的說明)。

編號B之紙張

  對折成二、雙面親手書寫的紙張,格式同編號C之紙張一模一樣。放大的複製品刊在1952年7-8月《聖女小德蘭歷史期刊》的封底上。以下就是其中所抄寫的八文字:

  我的天主啊!至聖的聖三,我渴望愛祢,並使人愛祢,我願為拯救世間眾靈、解救煉獄中受苦的靈魂而工作,以光榮聖教會。最後,我的天主啊!我要協助的使徒們為祢贏得所有心靈,使我相稱於自己的聖召。

  我們不知道這張未完成的謄本是為誰而抄寫的。筆跡和編號C的謄本很接近,乎與之有關。在各種可能的假設之中,經深思熟慮,我們可以認為,小德蘭必已判斷最好不要保留「使徒」一詞;或許這是打算為依搦斯姆姆謄寫的初版中的一個問題。這份親手書寫的紙張放在一個聖髑盒裡面,由依搦斯姆姆和珍尼微女鑑定為真跡,於1947年1月時送給了文德神職傳教會(Diocesan Missionaries of Vendee)會長馬爾定神父(P. Martin),祝賀他晉鐸金慶。現為聖德蘭傳教兄弟會所有。

日期

  編號A紙張上面的奉獻禱文是在1895年6月9-11日所撰寫。編號B和C的謄本大是從1896年底到1897年初抄寫的。

對象

  這禱文是為她自己和珍尼微修女而寫的。本質上,在1895年6月9日的彌撒當,小德蘭的奉獻禱文是寥寥幾行字,未經刻意組合的心語。但是從一開始她就見此奉獻禱文將傳給別人,首先是她的姊姊瑟琳。因此,她需要寫一篇由她的院長呈給有權柄者批准的文章。

 MSC複本:發現一份早期由聖心瑪利修女抄寫的複本,時間可能是在1895年夏季。這張紙和編號A之紙張一樣(20.4~#Ue03513公分);一折為四,再折為三,放在一個小小的棕色皮袋裡面,保存狀況相當不好。這份複本極度耐人尋味,因為它是根據未修改之前的編號A紙張而複製的(除了第9行的一個小地方,以「看到」取代編號A和C之紙張中的「感到」)。後來聖瑪利修女才在她自己的抄本中寫下行與行之間增加的內容,一如編號A紙張及其他版本中所記載的。所以我們複製了這份抄本,不做任何更改,因為它可能呈現小德蘭於6月11日在珍尼微修女面前所誦讀之禱文的原貌(以下把所提到的兩種版本間不同之處以粗體字標示出來):

耶穌、瑪利亞、若瑟、大德蘭
我把自己當作奉獻給天主仁慈之愛的全燔祭犧牲
  我的天主啊!至聖的聖三,我渴望愛祢,並使人愛祢,我願為拯世間眾靈、釋放煉獄中受苦的靈魂而工作,以光榮聖教會。我渴望完全實現祢的旨意,達到祢為我在天國預備的光榮境界。總之,我渴望成聖,但我看到自己無能為力,我懇求祢,我的天主啊!就以祢自己做我的聖德吧!
祢竟如此愛我,甚至將祢的獨生子賜給我,作我的救主和我的淨配,祂無限功德的寶藏已歸我所有。我滿心歡喜地將之奉獻給祢,求祢只透過耶穌聖容並在祂燃燒著愛情的聖心內眷顧我。我也將諸聖及天使的功德和愛德的行為全部奉獻給祢。最後,榮福的聖三啊!我將我親愛的母親,榮福童的愛情與功德奉獻給祢。我把我的奉獻託付給她,求她轉呈於祢。
她的聖子,我心愛的淨配,在世時曾告訴我們:「你們因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祂必賜給你們。」所以我確信,祢會俯允我的渴望。我的天主啊!我感到祢願意給得愈多,祢就愈使我們渴望。我感到內心巨大的渴望,因而懷著信心求祢前來占有我的靈魂。噯!我不能如我所渴望的常領聖體,然而,主,祢不是全能的嗎?求祢留在我內如同在聖體龕內,永不離開祢的小麵餅 ……我要為辜恩忘義的惡人安慰祢,祢取走我冒犯祢的自由。如果我有時候因軟弱而跌倒,願祢神聖的目光立即潔淨我的靈魂,焚盡我所有的污點,如火
將一切轉化成它自己一樣 ……

〔背面〕

  我的天主啊!我感謝祢賜予的一切恩寵,特別是使我通過痛苦考驗的恩寵。在末日時,我將手執十字架的權杖滿心歡喜地瞻望祢。祢既然紆尊降貴賞賜我分擔這寶貴的十字架,我盼望在天上肖似祢,看到我光榮的肉身上閃耀著祢苦難的聖傷 ……在世間流亡之後,我盼望到天鄉見祢,但我不要為去天鄉而積聚功德。我要只為愛祢而工作,一心一意讓祢喜歡,安慰祢的聖心。

  在此生的末端,我要兩手空空來到祢跟前,主啊!因為我不求祢計數我的功行。我們的一切義行在祢眼中都有瑕疵。我要以祢自己的德來裝扮我,接受祢的愛而永遠占有祢。我不要其他寶座,不要其他皇冠,我只要祢,我心愛的 ……在祢眼中,時間不算什
麼!一日如千年,所以祢能在一瞬間把我準備好,來到祢跟前……

  為了只生活在成全之愛中,我奉獻自己作祢仁慈之愛的全燔祭,求祢不斷焚化我,讓蘊含在祢內之無限溫柔波濤湧入我靈魂,使我成為祢愛情的致命者,我的天主啊 ……願此致命之愛,將我預備好去到祢跟前之後,終能使我死去,願我的靈魂毫不遲延地飛奔到祢仁慈之愛的永恆懷抱中! ……

  我心愛的啊,願我每一心跳,無數次地向祢重新獻上這奉獻,直到陰影結束,那時我就能在永恆的面對面中向祢訴說我的愛情 ……



  微不足道的加爾默羅會修女

  聖心瑪利

  至聖聖三節

  主日,1895年6月9日



  我們以粗體字標示出來的「巨大」,是寫在已經劃掉的字「無限」原來所在處。不用懷疑,這是在謄寫時才做的更改,因為「巨大」這詞是放大書寫的,且和其他部分的墨水顏色相同。或許瑪利眼前看到的是「無限」這個詞,但當小德蘭把謄本借給她時,她要求小德蘭照勒蒙尼神父所建議的以「巨大」來取代至於所加上的「安慰祢的聖心」,或許是瑪利自己主動這樣寫的,這和其他部分的墨水及筆跡相同。也許她把謄本還給小德蘭時指出了這處,而小德蘭接了,並把提到的聖心加進去。我們將在後面再度談到這些加進去的字。

作品的謄寫

  在《小德蘭著作的謄寫本》之二178頁正面至179頁背面,謄寫人耶穌聖嬰瑪修女,非常忠實地依照編號C之紙張,以正體字和斜體字交錯書寫。

出版

  所出版的奉獻禱文,從1898年出版的《靈心小史》257頁起,都是依照編號C之張紙。差異在於:「如果我因軟弱而跌倒」。

背 景

  我們現在已擁有小德蘭全部的作品,可以更清楚地認識她的靈修旅程。我們其知道1894年10月,小德蘭如何發現了她的小道中最重要的主題:赤子心與仁(參閱《小德蘭的熱心散心劇》90頁與302頁)。當她寫自傳第一部分時,在回顧自己生命的一瞥中,她確信只因她的微不足道,才把天主的仁慈吸引過來。同地,她教導聖三瑪利「在愛的道路上快速進步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保持渺小
」(《聖三瑪利修女的回憶》 31號)。1895年春季時,小德蘭知道自己病了,不超過「兩、三年可以活了」(《主教審查本》399號)。照聖十字若望的解釋,愛只會「迅速地焚盡她」。

天主公義的犧牲

  1895年底時,在她的自傳第一部分,小德蘭回顧1895年6月9日的默感(珍尼微修女告訴我們,那是在彌撒中發生的),「我想著,」她寫道,「人靈奉獻自作為天主公義的犧牲,將罪人們應受的懲罰承當下來」(《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正面,見《回憶錄》230頁)。小德蘭想到的是誰呢?有人推測是十字瑪修女(Sr. Marie of the Cross, 1812-1882)或聖德蘭珍尼微姆姆(Mother Genevieve of Saint Teresa, 1805-1891),兩位都是里修加爾默羅會的創立人。但是她們作為「犧牲」的奉獻,
和小德蘭在此所指的沒有關聯。也不是她自己父親的奉獻。到目前為止我們有所不知的是,法國的加爾默羅會士看到上百位加爾默羅會士死於1894年至1895年,所以,常在餐廳宣讀許多通功代禱的通知。沒有什麼比加爾默羅會印發的這些通功代禱資料更有啟發性了。我們可能會好奇,1895年6月9日這天,小德蘭是否有想到呂宋(Lucon)加爾默羅會的耶穌瑪利修女,她的通功代禱通知剛在8日寄達里修會院。這份通知揭露,這位修女「奉獻自己作為天主公義的犧牲」。她在1895年聖週五的臨終之苦是可怕的,這
位臨終的修女脫口而出如此痛苦至極的哀號:「我忍受嚴厲的天主公義 ……天主的公義……天主的公義……」又說:「我的功德不夠
,我必須得到功德。」這個敘述令人印象深刻,並使聽到的人都深受震撼。

「祢那何等強烈的愛 ……」(《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正面)

  如果小德蘭拒絕接受「憤怒的天主還是愛的天主」的辯證呢?(參閱《小德蘭的熱心散心劇》89頁)如果她沒有選擇仁慈超過公義,「或許對似乎為愛所包圍的她而言,這甚至超越了其他的(神聖的成全)」(《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3張背面),她的反應是再清楚也不過了:「從我心深處,我呼喊:『我的天主!何以唯有公義才能夠使人靈願意自獻為全燔祭的犧牲呢?祢的仁慈之愛不也需要他們嗎?在各方面,這愛都是不被認識,被拒絕的;祢準備為這些心靈傾倒聖愛,但他們卻不投入祢的懷抱中,接受祢無限的愛;反而向受造之物,以可憐的情感從那裡尋求幸福。我的天主啊!祢這不被接受的愛要封閉在祢的聖心中嗎?我覺得,祢若發現人靈願自獻為對祢愛情的全燔祭犧牲,祢將迅速將他們焚化;我也覺得,祢將樂於傾洩祢內無限溫柔的波濤。如果祢的公義必須宣洩於世間,那麼祢那何等強烈的仁慈之愛更要火熱地充滿人靈,因為祢的仁慈高達諸天。我的耶穌啊!讓我成為這快樂的犧牲;以的聖愛之火焚化祢的全燔祭 ……』」(《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見《回憶錄》230頁)

  「這台令人難忘的彌撒結束後,」珍尼微修女說,「她向我透露,她剛剛做及她所領受的恩寵」(1908年《主教審查本》的預備資料46頁)。在一篇更清的文章中,珍尼微修女如此表示:「這天是6月9日,聖三節。彌撒結束後,她的眼睛發亮,她散發著神聖的熱情。她不發一語,帶我去找院長,那時的院長是搦斯姆姆。她在我面前對院長說,她剛剛把自己奉獻作為仁慈之愛的全燔祭,
她為我倆求一起奉獻的許可。院長那時很忙,對每件事情都給予許可,並沒有對件事情的全部情況充分了解。有一次我們單獨在一起,德蘭向我透露她所領受恩寵,她也開始撰寫一篇奉獻禱文,那是兩天之後,6月11日那天我們要一起正式宣讀的」(1909年〈親密的紀念〉(Intimate Souvenirs)269頁起;未出版的章)。

為我們兩人的許可(參見《宗座審查本》280號) 為小德蘭而言,這件事就如此完成了。於6月9日的彌撒當中,她在心裡祕密
獻身於仁慈之愛。但她已經知道,這份恩寵不是只賜給她一個人的。讓我們再次聽聽珍尼微修女說的:「彌撒結束後,她拉著我去找院長,她似乎在恍惚中,沒對我說話。我們找到院長〔耶穌依搦斯〕時,她向院長請求許可,把她自己和我奉獻為仁慈之愛的犧牲,並作了一個簡短的說明。院長很忙,似乎沒有對全部情況充分了解,但是對每件事情都給予許可,這流露出了院長對耶穌聖嬰德蘭
修女的信賴」(《主教審查本》281號)。所以,這次請求許可的重心在於將她自「和」珍尼微修女一起奉獻。珍尼微修女承認:「我真的不了解我所作奉獻的部意義,但是我完全相信我親愛的德蘭的默感,並且我願以相同的尺度像她所做的一般奉獻我自己。自從這次聖愛的恩賜之後,我和耶穌的結合變得更加親密(〈親密的紀念〉269頁起)。在6月9日的彌撒之後,小德蘭告訴瑟琳「她要把的思想寫出來」(《聖女耶穌聖嬰德蘭的勸導與回憶》67頁;《對吾妹聖德蘭的回憶》89頁)。這天是星期天,她沒有被特別的責任繫絆;她的時間是自由的也許她寫了一份草稿(這份草稿已經不見了),因為編號A之單張紙是很仔細書寫的。姊妹倆在6月11日星期一那天見面,跪在微笑聖母態像前「一起」奉獻了自己。

神學家的審查

  當依搦斯姆姆在列品過程中回想奉獻於聖愛的情形時,她說:「後來,她寫下了她的奉獻禱文,並將之呈給我。她也表示了將之呈給一位神學家審查的想法之後是由La Delivrande傳教會的會長勒蒙尼神父審查的,神父只回覆說禱文中沒有相反信仰的地方,但是,她不說『我感到內心無限的渴望』,而應說『我感到內心巨大的渴望』。為這位天主忠僕,這是一個犧牲;但是她遵照去做,沒有一點抱怨。除此之外,文句都被准了,她為此顯得相當欣喜」(《主教審查本》158號)。

  我們可以重新建構這事實如下:1895年6月11日之後幾天,依搦斯姆姆把小德的謄本(編號A之紙張)送交勒蒙尼神父,他已經在1893年和1894年的10月為修帶領過避靜,並將於1895年10月再度為修院帶領避靜。小德蘭本人並沒有寫下來;而珍尼微修女那時把她自獻給仁慈之愛的快樂告訴了她的神師(就是這位勒尼神父)。勒蒙尼神父為了更安心,於是和跟他同名的長上討論(《主教審查》582號;《宗座審查本》104號)。不久之後,他沒有疑慮地以前述的指示直接回答依搦斯姆姆,並以一封信(珍尼微修女註明時間是6月)鼓勵珍尼微修女在方面成為愛的犧牲(參閱《里修德蘭書信全集》下冊808頁)。接獲批准而欣喜的小德蘭收了一個新門徒。

心瑪利的奉獻(1895年夏季)

  後來,瑪利回顧自己奉獻的情況:「1895年6月當中,她已經自獻於仁慈之愛的幾天之後,我正和她一起在院子裡工作(曬製乾草)。她問我:『妳願意做獻仁慈之愛的奉獻嗎?』我說:『我不懂妳的意思。』因為我還沒有聽她談到這件事。她回答:『嗯!有些靈魂奉獻自己作為天主公義的犧牲。』我當即回答:喔!』但是我沒有很注意這件事。

  於是,德蘭修女很簡單地向我解釋,把自己奉獻給天主的公義沒有問題,但沒人想到要奉獻給祂的仁慈聖愛。她下結論說,所以妳要知道,沒有什麼好怕,因為一個人對於這聖愛所期盼的只有仁慈。我要她把這份剛寫好的奉獻禱文給我,但是我在做奉獻之前先保留起來多多默想。我讀了這份奉獻誦,向她表示中沒有提到聖心。她為了讓我高興,於是加上:『求祢只透過耶穌聖容並在祂燃燒著愛情的聖心內垂顧。』然後,又改了一處:『我要只為愛祢而工作,一心一意讓祢喜歡,安慰祢的聖心,並拯救眾靈,使他們永遠愛』」(引用自聖瑪方濟神父整理的《自傳手稿》複本第二卷59頁)。

聖三瑪利的奉獻(1895年12月1日)

  幾個月過去了。接著,在1895年11月30日,小德蘭向她的初學生聖三瑪利修女談到她的奉獻。這個初學修女熱心又遲疑的在12月1日做了這奉獻(參見《聖三利修女的回憶》38號的敘述,刊在1980年1月號《德蘭生活》季刊77期,附有各項平行敘述,說明這位見證人確實做了這奉獻)。

耶穌依搦斯姆姆

  一個修女問起這件事(1922年以後),依搦斯姆姆自白說,她很晚才做自獻於聖愛的奉獻,所以她不願提起這個日期。也許她採用了最後的版本 ─編號C之單張紙──並且整合了在勒蒙尼神父批准以後各版本所增加的細節。這份編號C之單張紙的複本從1902年開始流傳。

奉獻的實現

  由於第一批門徒提出許多問題和異議,再加上小德蘭自己的靈修經驗不停進步,因此她詳細說明她奉獻的內容和意義。我們應從此一觀點來重讀她在1896年月和聖心瑪利的對話:《自傳手稿第二部分》第2張正面至第5張背面,這部分是9月8日寫的;瑪利的信(《致小德蘭書信選集》169號);《自傳手稿第二部分》1張正面至背面(或見《小德蘭書信選集》196號);瑪利的下一封信(《致小蘭書信選集》170號);以及後來稱之為「小靈魂的憲章」的信(《小德蘭書信選集》197號)。這些文章使此一事實明朗化:對聖愛的奉獻是一個孩子的行為,一個貧窮者的行為。一方面,「仁慈是賜給微不足道的人們」(參閱《小德蘭書信選集》196號);另一方面,「是導向這神聖熔爐(即仁慈之愛的全燔祭)的唯一道路,而且這條路屬於自我交付的小孩,他一無所懼地安睡在天父的懷中……」(《小德蘭書信選集》196號)。這是(孩子的)信賴,除了信賴沒有別的,這信賴必會把我們導向聖愛(《小德蘭書信選集》197號!她以這句話來結束《自傳手稿第二部分》:「耶穌 ……我懇求祢選擇一些值得祢愛的小犧牲。」從此時開始
,神嬰小道和仁慈之愛的全燔祭在她的學說中永垂不朽地連結在一起了。

根 源

  小德蘭因偉大的默感而寫出來的奉獻禱文不需要「根源」。她從她心裡的新舊寶藏中擷取,她所接受的寶藏基本上是來自教會和她的修會。

禮儀:6月9日的慶節必然使禱文中天主聖三的特色愈加凸顯。前一天的晚禱中,她們在休息室誦讀對當天日課的說明,其中「至聖聖三啊!」的呼求像一首主旋律。至於彌撒中的堂詠、奉獻詠和領主詠都是讚頌聖三,「因祂仁慈地對待我們」。

聖經:正如我們所期待的,聖經的引用在此祈禱中有其地位。

聖十字若望:小德蘭想著《靈歌》和《愛之活焰》──浸潤於其中多於知識上的覺知。從聖十字若望著作的角度來重讀這篇對聖愛的奉獻禱文,會敞開令人驚訝的視野。

通功代禱通知:我們曾指出,耶穌瑪利修女的通功代禱通知以及其他法國加爾默羅會士的通功代禱通知(小德蘭在修院時,有超過五百位加爾默羅會士去世)具有潛在的影響力。

註  釋
  奉獻誦已引起了無數的註釋。在以下的註釋中,我們所表達的乃是:我們只限於以小德蘭的話來說明小德蘭。行數是編號C之紙張中的行數。

一、標題(第1-3行)

  標題宣告了奉獻的宗旨,在於答覆1895年6月9日的默感。標題以活潑的方式在禱文中重複出現:「我奉獻自己作祢仁慈之愛的全燔祭」。小德蘭從未說「奉獻禱文」,這稱呼出現在1898年出版的《靈心小史》257頁;在她的寫作中始終未出現「奉獻禱文」一詞。

1:奉獻:這個詞在25行和68行再度呈現;它出現在小德蘭回憶到她的重要日子時:「把我自己奉獻於聖愛」(《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6張正面);在病房裡:「自獻於聖愛」(〈黃本子〉7月29日第九則,即《聖女小德蘭最後言談錄》上冊151頁),「我奉獻自己」(〈黃本子〉8月8日第二則,《聖女小德蘭最後言談錄》上冊183頁)。也請參閱《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正面(見《回憶錄》230頁);《小德蘭的熱心散心劇》338頁。


1-2:全燔祭犧牲:小德蘭接受完整的宗教教育,她必定知道舊約中奉獻犧牲的各種形式。她在《自傳手稿第二部分》第3張背面(見《回錄》246頁)中如此明確提到:「從前」的犧牲。在這裡她可能想起《智慧篇》第三章第6節的兩種譯文:照雷梅特(Le Maitre de Sacy)所譯的「全燔祭犧牲(host of holocaust),她用在《小德蘭的熱心散心劇》第三齣第19張背面和馬爾定先生的紀念卡上(《聖經與聖女小德蘭》第117及292頁);以及照布哈塞Bourassee)和郎比耶所譯的「全燔祭犧牲」(victim of holocaust),這個版本是瑟琳在她自己的聖經筆記本以及她為小德蘭所謄寫的本子中依循的(參閱1980年7月號《德蘭生活》季刊79期22頁)。要記住host和victim這兩個字的意思是一樣的;參閱以下第34行的註解。在1895年6月,小德蘭喜歡以「victim of holocaust」來回應「天主公義的犧」(victims of divine Justice),參見《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正面(《回憶錄》230頁)。也要注意在小德蘭的時代,傳統上常有對「全燔祭」(holocaust)個宗教奉獻的類化。參閱天使瑪利修女(Sr. Marie of the Angels):「使妳己愈來愈成為一個小犧牲(host),一個獻給耶穌的全燔祭」(《致小德蘭書信選集》145號;《里修德蘭書信全集》下冊631頁);在這裡瑪利龔撒格姆姆寫:「我的萊奧尼,全燔祭必須毫無保留,把所有的都獻給耶穌」(1895年1月《小德蘭書信選集》73號的信尾附加語)。

2:仁慈之愛:如此的表達首次出現在她的寫作中;也請參閱以下第56及64行的註釋;《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正面(三次);第十祈禱第10行;《小德蘭書信選集》197、261、262號。上述出處都提到關於耶穌的「仁慈之愛」。

二、4-13行:「我的天主啊!……我的聖吧!」

  第一段說明奉獻的宗旨,並「為了」(55行)進而發展為後面的部分舖陳。小德蘭在這一段中道出了她基本上所渴望的(請和第二篇祈禱〈發願禱文〉相比),並以「總之……聖德」作結束。



4:至聖聖三:參閱第四篇祈禱第23行;《小德蘭書信選》183號;1979年重新編碼的《聖女小德蘭詩集》29.3;《自傳手稿第二部分》5張背面。這是常出現在慶節日課中的呼求,和「神聖的」(holy)及「崇敬的」(adorable)相比,她更喜歡使她的奉獻具有歡欣的色彩。「神聖的」和「崇的」這兩個形容詞也出現在同一天的日課當中以及小德蘭的著作中。



4-5:我渴望愛祢,並使人愛祢:這全部架構──有一些變化──已在《小德蘭書信選集》96號(畢松神父的信,《致小德蘭書信選集》126號只是它的回應)和《小德蘭書信選集》114號中建立了。我們可以在《小德蘭書信選集》201號、206號、218號、220號(兩次)、225號、254號中再度找到。至於「人愛祢」的表白,請參閱《小德蘭書信選集》109號;第八篇祈禱第16行;1979年重新編碼的《聖女小德蘭詩集》24.26,47.6;《小德蘭書信選集》221、224、226號。在1897年2月,小德蘭寫出:「我在天堂所渴望的和我在地上所渴的應是相同的:愛耶穌,並使人愛祂」(《小德蘭書信選集》220號)。所以在這年的6月9日,她表達了她的基本理由來回應耶穌的訴求,祂「渴望被愛」(《傳手稿第一部分》第84張正面)。這禮儀性的慶節要求她將之與聖三的心連結
,但也使她把自己曾有的靈性經驗表達得更清楚;參閱1979年重新編碼的《聖女小德蘭詩集》17,第1、2詩節。



5(及45):工作:乃指小德蘭的祈禱與刻苦;參閱《小蘭書信選集》71、82、95號;第四篇祈禱第2行;《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45張面;第八篇祈禱第7行;《小德蘭書信選集》189號、201號、213號(兩次)、220號(兩次)、221號、224號;《自傳手稿第三部分》第8張背面;《小德蘭書選集》254號。



5-6:光榮聖教會:參閱1979年重新編碼的《聖女小德蘭詩集》17. 10。這非常活潑的教會意識是大德蘭遺留給她的修會的。小德蘭獨特使用「光榮」這詞,賦予重要的靈性上的意義。



6-7:拯救世間……眾靈小德蘭進加爾默羅會「是要拯救眾靈」(《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69張背面,見《回憶錄》189頁)。她強調她以天主為中心的意向時,再度提到這更加烈的渴望(47行)。



9:光榮的境界:參閱《小德蘭的熱心散心劇》第七齣〈謙遜的勝利〉52頁起。在愛與光榮之間的連結上,小德蘭可能在這裡想到聖十字望,請參閱《靈歌》第卅八詩節:「在那一天祢要賜給我的。」


11-13:成聖……無能為力……祢自己做我的聖德:我們在這裡看到小道的要素:遏止不住的渴望,知道不可能,卻在希望中懷有動
力;請和《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32張正面(《回憶錄》79頁)及《自傳手稿第三部分》第2張背面(《回憶錄》262-263頁)比較。此種對渴望成聖的堅持(在德蘭的生命中是持久的,參閱《小德蘭書信選集》107號)不是以自我為中心而嚮往自己的成全,而是渴望使天主「高興」,因為「祂要我們成為聖的」(《自手稿第一部分》第2張背面)。或許小德蘭心中也懷有之後在1896年所表達的「牲」:「在歲月之流中〔他們必具有〕犧牲的純潔和無玷」,然而她知道她是「不成全的」(《自傳手稿第二部分》第3張背面,見《回憶錄》247頁)。但是在這裡宣示了她的善志,並將之交託給天主──唯一神聖的那一位,並且是我們聖德的創造者。
就是因為祂,聖德才得以成為獻給祂的「全燔祭」。


三、第14-26行:「吾主無限功德……教的寶藏」 (《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46張正面,見《回憶錄》117頁)


  小德蘭的奉獻,雖然可以說是個人的(「我自己的」),但在教會內舉行,在如此與聖人們的共融中,她充滿了「喜樂與希望」(《最後言談全集》615頁)向「天父」(第14-19行的主詞),她奉獻所賜下的「唯一聖子」。向「榮福聖三」,她奉獻諸聖、天使及童貞瑪利亞(第20-26行)。在此不難想到聖十字若望詩歌:「諸天屬於我……大地 ……義人……天使……天主之母屬於我,因為耶穌基督是我並且祂的一切都是為了我……〔我的靈魂〕,這所有的一切都屬於你,並且這一切都是為了你」(〈被愛占有之靈魂的
祈禱〉;參閱《小德蘭書信選集》137及182號)。



14-15:祢竟愛我:參閱若三16(聖神降臨節八日期中所讀的福音)與第十三篇祈禱。

16:我的淨配:她強調這稱呼(第26行)可能是更能將祂的功德據為己有;參閱《小德蘭書信選集》129號:「我們所奉獻給天父的這些不是我們的功德,而是我們淨配的。」三次提到「心愛的」(第27、52、66行)以及「懷抱」(第64行)的圖像,為奉獻帶來婚禮的格調。


16:祂的功德:小德蘭愛強調耶穌功德的無限性;參閱《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46張正面(見《回憶錄》117-118頁,關於普藍濟尼事件寫的時間大約是她寫奉獻禱文的時候);第七篇祈禱第19行;第十篇祈禱第7行;第十三篇祈禱第15行;《自傳手稿第一部分》第32張正面(《回憶錄》79頁)。


18-19:透過耶穌聖容:這和躲在掩蔽的面具後面大為不。小德蘭常提到,她愛慕救主痛苦的聖容(參閱第十一篇祈禱)。但是在1895,她為聖容的美而神移(參閱1979年重新編碼的《聖女小德蘭詩集》20)。為了天父的喜悅,可能這就是她在此所熱愛的轉化。參閱聖十字若望:「唯獨透過肖像,看到了它們,為它們披上美麗的外衣。」以及「天主唯獨透過其聖子的形象來看萬物」,使它們「在聖言──的聖子──內非常美好」。他不僅表達了「本性的存有和恩寵」,還有「新的美麗……超自然的存有」(《靈歌》三3-4)。以一種非常相似的意識,小德蘭曾寫道:「透過最美的……百合花的……聖容來觀看時,一切受造物變得晶瑩剔透……」(《小德蘭書信選集》105號)

無試讀內容